戰錘神座 第四百九十一章,傳遞人生經驗

小說:戰錘神座 作者:漢朝天子 更新時間:2019-04-13 14:29:05 源網站:快眼看書
    “一般來說,對于一個剛剛成為游俠騎士的年輕貴族來說,切忌的就是指點江山,整天對一些事發表議論?!比R恩接著說道:“在這個階段,千萬不要太早地露出自己的想法和計劃,少說,多做,多聽,多學,多去了解整個王國的運作機制,公爵們是通過什么方法來控制自己的領地的,他們平時都在做什么,國王是如何統合這個國家的,面對問題的處理流程是什么?!?br />
    “嗯?!辟M德蒙德本人是已經經歷過了這個階段的,在聽了萊恩的指導之后,他有了新的體悟:“所以,在剛來到王國的時候,萊恩閣下你面對國王的命令和刁難,大多選擇了默默接受?”

    “你應該知道理查和我不睦?!比R恩點頭:“但是我是他的封臣,他對我封君授劍,有些事不能以一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在我們的對立中,他遵守著基本的規則,而我也是,有的時候,我們要懂得進一點,去爭取屬于自己的利益,但是有的時候,我們又要懂得退一步為彼此留下緩沖的空間,人與人的相處之間不是冠軍對決,至死方休那么簡單?!?br />
    “打個比方,一段話由十個句子組成,有時候我們只需要說八句,因為我們心底都知道十句?!?br />
    “有的時候我們就要說足十句,因為這段話就是由十句話組成的,做不得假,十句話就是十句話?!?br />
    “有時候我們只知道八句,可我們也要說滿十句,因為作為領主大貴族和圣杯騎士,我們理應知道十句?!?br />
    “費德蒙德,這其中的尺度你必須自己把握,我能說的就到這里了?!比R恩最后做了一個總結:“其中的區別你必須自己體會?!?br />
    “最后再說一句,費德蒙德,整個布列塔尼亞有多少騎士?最終能成為圣杯騎士的又有多少?”

    這句話結束之后,萊恩沒有再說話,他留給了費德蒙德足夠的時間思考。

    圣杯騎士雙臂緊閉,臉色陰晴不定。

    萊恩也平靜地等著他,順便還拿一枚銀幣從小販那邊買了兩個三明治,遞給費德蒙德一個。

    于是兩位圣杯騎士就這樣躲在馬格里特中央花園的角落里面吃著三明治。

    也真是夠無聊的啊,萊恩心里如是想到。

    良久,費德蒙德終于長嘆一口氣,圣杯騎士如釋重負地將目光望向遠方,他心悅誠服地說道:“你無愧人類英雄之名,萊恩閣下,父親的話果然沒錯?!?br />
    “這不是什么難以想通的事?!比R恩搖頭,他看著下方正在玩耍的貴族小孩們,微笑道:“這只是時間的區別,你本身有圣杯遠征的積累,你現在缺乏的只是有個人幫你一下,這就足夠了?!?br />
    “嗯……接下來我們要見埃斯塔利亞商人聯盟的領袖阿曼西奧-佩雷斯以及馬格里特騎士團大導師恩佐-莫雷蒂,那么按照你說的敵我友的關系,阿曼西奧-佩雷斯應該是我們可以爭取的對象,而馬格里特騎士團大導師恩佐-莫雷蒂才是我們的敵人?”想了一會兒,費德蒙德嘗試著問道:“商人們追求利益,按照你的說法,商人們不會愿意見到商路徹底斷絕,所以他們應該是當個協商者的角色,他們是我們可以爭取的對象,而馬格里特騎士團想要奪取海神三叉戟,他們才是我們的敵人?”

    “哈~”萊恩聽了費德蒙德的考慮之后笑了,他嘴角咧起,連連點頭:“相比起你之前的想法已經有進步了,但是還是錯了?!?br />
    “錯了?”費德蒙德眉頭緊鎖。

    “對,錯了?!比R恩淡淡地點頭,他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嚴肅起來:“首先,我們先來談商人?!?br />
    “商人的本質是從事商品交易或商業活動的人,他們的一切都是為了賺取更多的利潤,因此商人們渴望的環境就是一種特別的環境?!比R恩耐心地給費德蒙德分析著其中的因果關系:“首先,商人們需要基本的秩序,因為基本的秩序,尤其是公民財產神圣不可侵犯的秩序才能保證他們辛苦賺來的財富不會被別人奪走,而在這個世界上,很多情況下就是有法律保護,這種情況依然經常發生,所以商人們就更需要這個?!?br />
    “但是商人們絕不希望看見一個如一淌死水一樣不會改變的世界,如果一斤小麥在諾德價值兩個銀幣而在埃斯塔利亞也價值兩個銀幣,那么商人就會失去貿易的動力,因為他們不僅賺不到多少利潤而且還要倒貼運費和雇傭護衛的錢以及各種開支,所以他們需要混亂,他們需要一些適當的混亂,能夠讓物價波動,能夠讓他們低買高賣,混亂要足夠大,因為這樣才會有豐厚的利潤,但是混亂又不能太大,一旦無法行商那么一切都是空的?!?br />
    “商人們總是貪婪的?!辟M德蒙德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一斤小麥在富饒的溫福特公國賣八十個銅幣,而在諾德可以賣五個銀幣?!比R恩閉著眼睛點頭:“但是如果商路斷了,阿曼西奧-佩雷斯一個銅板都賺不到,而你們家族和你們的海神艦隊,毫無疑問就能做到這種程度,因此我們可以確定,阿曼西奧一定是希望成為一個協調者,這是沒錯的?!?br />
    費德蒙德內心止不住地歡呼雀躍,他感覺自己得到了認可。

    “不過這依然不是問題的全部,費德蒙德,我們要想得更加深遠一些?!比R恩雙手十指交叉,他將視線望向繁榮的埃斯塔利亞集市,那里出售著舊世界的諸多奇珍異寶:“波爾德羅港口是著名的深水港,阿曼西奧-佩雷斯又是埃斯塔利亞商人聯盟的;領袖,如果你們波爾德羅公爵家族能夠打通這條商路,和阿曼西奧達成貿易協議,你想想這其中有多少利潤可圖?!?br />
    “一筆雙贏的交易!父親也一定不會反對!”費德蒙德眼睛亮了起來,他激動地立即起身來回走動:“yes!yes!沒錯,在無敵艦隊覆滅之后,波爾德羅和埃斯塔利亞的貿易就此中斷,只要我們能夠恢復這條商路,每年最少最少都可以帶來五百金克朗的利潤!沒錯!這是雙贏的交易!那個商人是不可能拒絕的,也就是說,他不僅是可以拉攏的對象,而且還會成為我們的朋友和貿易伙伴!”

    “你是博德里克的嫡長子,簽訂貿易協定這件事只有你能辦?!比R恩滿意地點頭:“這就是商人了?!?br />
    “還有馬格里特騎士團?這群騎士們本來和我們毫無關系,但是他們的手伸過界了!居然指使無賴騎士們前來盜取海神三叉戟!”費德蒙德想完了這個問題之后又陷入了糾結之中:“騎士團大導師面對我們會說些什么呢?在他選擇盜取海神三叉戟的那一刻,我們就注定了敵對的結局?!?br />
    “面對馬格里特騎士團這個隱藏了好幾百年的地下組織,我們必須小心謹慎,因為只要一步沒有走對,我們就有可能引發一場全面戰爭?!比R恩表示認可費德蒙德的意見:“所以,我們要從馬格里特騎士團的角度來分析這次見面,首先,馬格里特騎士團和我們會走到兵戎相見的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主要矛盾是什么?”

    “他們指使無賴騎士們竊走了海神三叉戟?!辟M德蒙德馬上回答道。

    “那么馬格里特騎士團為什么會指使無賴騎士盜走三叉戟,造成這場沖突并最終使得我們遠征埃斯塔利亞的根本矛盾是什么?”萊恩接著問道。

    “馬格里特騎士團相信,得到了海神三叉戟就可以幫助他們遠征阿拉比,而這個騎士團的最終目標就是征服阿拉比,主動出擊,徹底排除所有南方的威脅?!辟M德蒙德認真地思考著:“等等……或許,我們和那位大導師可以聊聊,我們并不是真的要打得你死我活!”

    “沒錯!”萊恩認真地點頭:“還記得那天你們殺的那個萊彌亞家族的吸血鬼么?很顯然,這是吸血鬼的陰謀,我有個推測,那就是海神三叉戟能夠幫助馬格里特騎士團遠征阿拉比正是這些吸血鬼傳出的風聲?!?br />
    “亡靈總是這么可惡!”費德蒙德低著頭:“我說……萊恩閣下,如果按你的分析,馬格里特騎士團……或許和我們不是敵人?!?br />
    “繼續,費德蒙德,繼續?!比R恩連連點頭,舉一反三,費德蒙德成長得很快。

    “馬格里特騎士團的目標是遠征阿拉比,這和我們沒有根本上的沖突,因此我們只需要告訴騎士團大導師恩佐-莫雷蒂,海神三叉戟不僅無法幫助他們遠征阿拉比,相反沒有海神血脈的人如果膽敢使用這件神器將招致海神之怒,恩佐-莫雷蒂應該知道怎么選擇?!辟M德蒙德立即充分地領悟了萊恩的意思。

    “不僅如此?!比R恩接著說了下去,伯爵站了起來:“費德蒙德,你別忘了,我們布列塔尼亞在阿拉比也還有兩支騎士道遠征軍,從這里看,我們才是天然的盟友!”

    “如果跟我們硬抗到底,馬格里特騎士團不僅不能得到海神三叉戟的幫助,還會平白樹立一個強敵,而且還要在未來面對海神艦隊的壓力,而如果大家坐下來好好談談,我們就能夠發現,這只是一場誤會,我們不僅不是敵人,而是朋友,我們有著不矛盾的目標,赤炎大遠征中,我們曾經是并肩作戰的騎士兄弟,現在,我們也可以繼續這份友誼?!?br />
    這話一落,久久縈繞在費德蒙德心頭的烏云終于散去了,在如此復雜的關系之中,萊恩剝繭抽絲,逐一分析,利用著他的威望和復雜的人際關系,通過借力和分析核心利益所在,在這團漩渦中,萊恩已經找出了正確的方向和處理問題的辦法。

    費德蒙德簡直佩服得無話可說,圣杯騎士頓了一會兒,這才說道:“萊恩閣下,既然商人是我們的朋友,馬格里特騎士也是我們的朋友,那么到底誰才是我們的敵人呢?”

    “我們的敵人?”萊恩笑了:“我們的敵人,自始至終只有那群無賴騎士,還有那些挑撥離間的吸血鬼罷了?!?br />
    “這就是外交是么?”費德蒙德深有感悟地說道:“萊恩閣下會通過外交手段盡量避免戰爭么?”

    “不,這只是針對人類,最多加上矮人和精靈?!比R恩搖頭,他笑道:“要是面對混沌或者綠皮,我一般不說那么多,我就說一句話?!?br />
    “什么話?”

    “你馬死了,然后就可以開戰了?!?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費德蒙德放聲大笑,連日里的積郁都一散而空:“我喜歡這種表達方式?!?br />
    “好了,我們在外面也待得夠久了,該回去準備一下了?!?br />
    “嗯?!?br />
    萊恩和費德蒙德離開了中央花園,回到了馬格里特國賓館。

    打開大套間的房門,萊恩注意到阿爾弗雷德癱在了沙發上,圣殿騎士的臉上帶著一些沮喪,見到萊恩等人開門進來,阿爾弗雷德只是抬了一下手。

    “怎么樣,阿福,進展順利么?有沒有得到她的聯系方式?知道你寄信給她應該送哪個郵筒么?”萊恩打趣著說道。

    “不太順利,好朋友,克勞迪婭小姐說她暫時沒有離開馬格里特的打算,而且她還要工作,不能答應和我一起出去轉轉,我只能站在前臺和她聊了幾句?!卑柛ダ椎掠行┚趩实卣f道:“當然,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可以感覺到,她對我很禮貌,但是也很疏遠,明顯對我不是很感興趣,我們聊了一些生活上的事?!?br />
    “哦豁~那她是怎么說的?”萊恩從房間里面的酒柜中隨手取出一瓶雪莉酒,用方口琉璃杯倒了三杯,遞給阿爾弗雷德和費德蒙德。

    “她說……她現在還年輕,不打算離開馬格里特,她想繼續自己的事業,認識更多的人,充實自己?!卑柛ダ椎律斐鍪纸舆^雪莉酒:“對于感情這種東西,她打算順其自然?!?br />
    “這其實就是一種拒絕,阿爾弗雷德先生,我們要尊重這位小姐的選擇?!辟M德蒙德點了點頭,騎士道美德中有一條很重要的美德就是尊重女性。

    “說清楚點,阿福,那這位克勞迪婭小姐給自己開價了么?”萊恩似笑非笑,他接著問道。

    “開價?”阿爾弗雷德有些不明白。

    “就是她有沒有說如果要找男友,有什么要求?”萊恩接著說道。

    “有……她希望自己未來的男朋友應該要有一棟不小于一百五十平的別墅或者騎士城堡,年收入不得少于八百金克朗,要有一匹上等的坐騎,必須是混血精靈戰馬以上,除此之外,相貌還要夠英俊,有王國騎士以上的貴族頭銜……”阿爾弗雷德越說越沮喪:“后面還有很多……”

    “那你覺得她值這個價么?”萊恩平靜地接著問道。

    “萊恩閣下,你這樣評價一位小姐不太好吧……”費德蒙德出言打斷了萊恩的話,圣杯騎士有些不悅地說道:“你怎么可以把這位小姐當成商品來評論呢?”

    “都給自己開了價碼了,費德蒙德,她自己都把自己當成商品了,再講騎士道講尊重?”萊恩的話讓費德蒙德閉上了嘴巴:“兩者只能選一個,要么是尊重的交流,要么就是明碼實價的交易?!?br />
    “好朋友!我真的很喜歡她,我知道你最擅長對付女人了,幫幫我,好么?”阿爾弗雷德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說道。

    “喂……阿福,你的早課呢?”萊恩一臉蛋疼。

    “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你一生的請求就是想當頭舔狗?!這未免也太廉價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戰錘神座,戰錘神座最新章節,戰錘神座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