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八百七十九章:龍種

小說: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更新時間:2018-12-23 00:03:50 源網站:快眼看書
?    那曾大哥一聽,懵了。

    招工……自己沿途來的時候,怎么沒有瞧見。

    莫非錯過了?

    難怪這里如此的冷清呢。

    可是……自己好像是……受楊少爺之托,來辦大事的。

    楊家少爺可不好惹啊,自己還欠他家佃租呢。

    現在好不容易到了農閑時節……

    突然,他的身后,卻是爆發出了歡呼:“三十錢一日呢,三十錢啊?!?br />
    三十錢一日,這一個月,豈不就是九百錢,都快一兩銀子了?

    這里可不是京師,而是定興縣。

    一個小小的縣城,絕大多數人,貧窮,愚昧,沒什么見識。

    哪怕是三十錢,都不是小數目啊。

    兩個銅板能買一個大餅呢,一天下來,能買十五個,吃三五天。

    這馬上要過冬了,婆娘和娃娃,連新衣都沒有。

    再者說了,現在整什么一條鞭法,納稅得用錢。

    “曾大哥,曾大哥……”

    身后的人激動的不得了:“快走哪,快走哪……不走就遲了啊……”

    “可是……”曾大哥剛開了口,隨即一跺腳:“去他娘的楊家,他又不養老子,直娘賊,走,去瞧瞧?!?br />
    ……

    蕭敬瞠目結舌的看著冷冷清清的街道。

    老半天,還是回不過神來。

    總算過了一炷香之后,那小旗官戰戰兢兢的到了面前:“老祖宗,縣里在招工,到處都在張榜,說是只要年輕力壯的,有多少要多少,正午賞一口飯,一日三十錢……縣里的幾處城門,烏壓壓的都是人……”

    “……”

    蕭敬沉默了。

    良久……卻是朝著那縣衙冷冷一笑:“咱算是明白了,士紳是最難收買的,可小民卻是最易收買,一口飽飯,就保準他們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這是釜底抽薪,真是狠哪。歐陽志那家伙……咱算是服氣了,方繼藩教出來的好徒弟啊?!?br />
    說著,他轉身,身后一個緹騎忙是給他披上了披風,蕭敬將披風一卷,徐徐下了酒肆的樓梯,一面道:“預備馬車,咱要立即回京,將所有無關緊要的人,都撤走,這么多人手,留在這里做什么?京里還有這么大正經事等著去辦呢?!?br />
    眾緹騎、番子紛紛拜倒。

    那小旗官林豐更是嚇的臉色蒼白如紙,這一次,提供的消息有誤,也不知,接下來會受什么懲罰。

    可此時,蕭敬已登上了車,坐在這車中寬大的沙發上,在這里,早有人給他泡了一副好茶,他呷了口茶,道:“快馬加鞭,可不要耽誤了?!?br />
    ………………

    見了自己的孫子,弘治皇帝便想念自己的外孫了。

    宣了旨意,命方繼藩領著當方正卿來見駕。

    就在這奉天殿。

    劉健還在為定興縣的事著急呢,廠衛那邊傳來了快報,說是可能會有變數。

    變數……什么變數……

    不會出什么大事吧。

    劉健哪里敢怠慢哪,帶著李東陽、謝遷以及兵部尚書馬文升、禮部尚書張升、禮部尚書王鰲人等,匆匆來見駕。

    實際上,雖然定興縣發生的事,雖得到了內閣的有限支持,可各部的尚書,意見卻不統一。

    好在,這只是一縣之地,就算是折騰,也只是一個縣,倒還不至于燃眉之急,會有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現在更多的人,只是觀望而已。

    眾人行了禮,卻見弘治皇帝抱著朱載墨翻看奏疏。

    弘治皇帝看的認真。

    小小的朱載墨,也看的認真。

    見劉健等人來覲見,弘治皇帝沒有讓朱載墨回避,他有意想讓朱載墨耳濡目染,哪怕他還只是個孩子,可這,并非是壞事。

    劉健等人剛要開口,卻在此時,有宦官道:“陛下,方都尉帶著方正卿來了?!?br />
    弘治皇帝微笑:“那個孩子……許久不見了,快,讓他們進來?!?br />
    方正卿一臉沮喪的跟著方繼藩,可一進了奉天殿,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顯得有些害怕,可等他看到了朱載墨,頓時,眉飛色舞,手舞足蹈道:“呀,呀……”

    他哇哇大叫:“哇……師兄你也在呀?!?br />
    便掙脫了方繼藩的手,瘋了似得朝金鑾上沖去。

    弘治皇帝笑呵呵的看著自己的外孫,忙道:“慢一些,慢一些?!?br />
    方繼藩是懵逼的。

    自己的兒子,繼承了自己的純真。

    可是一個人過于純真……顯然并不是好事。

    孩子啊……作為你的父親,我真想抽你啊。

    朱載墨見了方正卿,也高興得不得了。

    方正卿興高采烈的上了金鑾,才想起什么,忙是要朝弘治皇帝行禮。

    弘治皇帝卻是一把將他攬過來,上下端詳:“和方繼藩,宛如一個模子里出來的,不要多禮,來……”

    方正卿便咯咯笑:“陛下,我想和師兄玩?!?br />
    “去吧,去吧?!焙胫位实劭戳艘谎巯骂^的劉健等人。

    方正卿便抓住朱載墨的手。

    朱載墨卻皺眉:“我不玩,我要看奏疏?!?br />
    方正卿頓時心涼涼了,露出了沮喪的樣子。

    方繼藩的心更涼,沉到了谷底。

    朱載墨卻拍了拍方正卿的肩:“你坐一邊去,幾位師傅要向大父奏事了?!?br />
    “噢?!狈秸涔怨酝说搅艘贿?。

    突的,他又高興起來,揚起俊秀的小臉:“我站在這里可以嗎?”

    方繼藩:“……”

    弘治皇帝看著兩個孩子,面帶笑容,他只當兩個孩子胡鬧罷了。

    只是,劉健等人,顯然是有事要奏,朱載墨愛黏在這里,卻也不能將他趕開。

    便無奈的朝劉健等人笑笑。

    劉健等人,自是理解陛下的心思,故意對此,視而不見,而是正色道:“陛下,北鎮撫司,剛剛接到了奏報,定興縣,要出亂子了?!?br />
    “噢?”弘治皇帝凝眉。

    劉健道:“定興縣上下士紳以及舉人和秀才,暗中勾結,一百多人,布置了人手,今日清早,似鼓動了數百,甚至數千無知百姓,似要聚在縣衙茲事……此事……具體的內情,卻還不知,若非是廠衛一直關注著定興縣,怕也未必能有所察覺?!?br />
    劉健苦笑道:“現在天色已不早了,只怕幾個時辰之前,定興縣已亂成了一鍋粥,一旦亂起來,憑借縣衙里的這點差役,是無法彈壓的,而歐陽侍學,只怕也控制不住局面哪?!?br />
    那朱載墨也站到方正卿一邊,方正卿忙是拉住他的小手,朝他傻樂。

    可朱載墨一聽劉健的話,面上卻是依然自若的樣子,忍俊不禁。

    弘治皇帝,卻是憂心忡忡起來:“這些人,竟是如此膽大包天!”

    弘治皇帝顯得憤怒。

    劉健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心里想,陛下啊,當陛下決意派歐陽志去定興縣的時候,這些事,就已注定要發生了。

    想要改制,何其難也。

    天底下,有哪一次變法可以輕易成功,這還只是區區的定興縣呢……若是整個天下呢?豈不是要亂成一鍋粥。

    “陛下?!蓖貊椚滩蛔〉溃骸氨菹隆铣加幸谎??!?br />
    王鰲乃是吏部尚書,又是弘治皇帝的老師,他的立場,自是關鍵無比。

    王鰲道:“陛下說他們膽大包天,可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啊。這件事的前因后果,老臣心知肚明,說到底,還是歐陽志去了定興縣,突然變更了祖宗之法,因而才引發了這滔天的民怨。老臣忝為吏部尚書,這歐陽志的履歷,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謂是漂亮的不得了,假以時日,此子若是磨礪一番,少不得,可以委以重任?!?br />
    “可是……陛下偏偏將他送去了定興縣,又偏偏……哎……而今,百姓對他積怨甚深,一旦鬧出了亂子,豈不是將這歐陽侍學耽誤了?一旦背負了如此巨大的罵名,他的仕途,只怕是到此為止?!?br />
    “歷來所謂的民變,若是究其根源,無非就在于苛政二字而已,所謂苛政猛于虎,百姓們若是活不下去,豈有不反之理。所以……老臣的意思是,趁著現在局勢還能掌控,立即召回歐陽志,萬萬不可,節外生枝了啊?!?br />
    那刑部尚書文濤聽了,也忍不住動容,隨即道:“是啊,陛下,臣也以為,這是最妥善的辦法!”

    馬文升和張升皺著眉,心里天人交戰。

    劉健木著臉,沒有說話。

    他未必喜歡變法,可他也知道,現在不變,將來遲早還得變,這個問題,是繞不過去的。

    謝遷和李東陽,各自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此時,也是默然無聲。

    殿中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弘治皇帝撫案,不發一言,顯然,對于吏部尚書王鰲和刑部尚書文濤的話,并不認同。

    方繼藩正想說什么。

    此時,一個稚嫩的聲音道:“王師傅,這話大錯特錯了?!?br />
    方繼藩抬眸看去。

    呃……

    他發現一個問題。

    朱載墨這個家伙,跟他爹一般,特愛抬杠。

    王鰲一臉驚訝,看著朱載墨。

    這是談正事的時候,弘治皇帝哪怕在疼愛自己的孫子,也容不得他這般胡鬧。

    弘治皇帝正色道:“載墨,不得無禮?!?br />
    ……………………

    第四章送到,受到了一些批評,嗯,受教了,謝謝大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明朝敗家子,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明朝敗家子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