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一章 這不是騙局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6-12-21 23:30:37 源網站:快眼看書
圓月當空,皎潔輕柔的月光灑下,好像給大地鋪上了一層白霧,更添朦朧之美。

    一陣屬于晚夏的清涼夜風拂過,樹葉沙沙作響,打破了月光帶來的寧靜。

    在揚州南城郊外有著一個名叫梅村的小村落,地處偏僻,村里面也就一百來戶人。

    此時已是二更時分,四周顯得十分安靜,只是偶爾聽得田間的青蛙呱呱叫上兩聲。

    但是在村尾的一戶人家卻還是燈火通明,門檐上掛著兩個大紅燈籠,緊閉卻又透風的破舊木門的兩邊貼著紅布喜聯。

    前屋非常簡陋,殘缺的矮桌,生銹的鋤頭,破舊的木榻,不過里屋倒是比前屋好多了,一張全新的大床,一個剛剛做好的紅色衣柜,不僅如此,床上的枕頭、被褥、帳子等等床上用品全都是嶄新的,若不看前屋,還真以為這是一個小康家庭了。

    此時,床邊上坐著一個身著紅色長裙的女子,由于她頭頂著一塊紅蓋頭,故此看不到她的臉,但是身材卻是玲瓏有致。

    窗臺的紅燭啪啪作響,但卻顯得尤為刺耳。

    很明顯,這戶人家今日逢大喜之事。

    這古詩有云,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可在這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洞房花燭夜,卻只有孤零零的新娘一個人獨自坐在床邊,只聞紅燭之聲,卻無閨房之樂。

    著實令人好奇啊!

    突然間,外面狂風大作,烏云密布,電閃雷鳴,一道道迅猛的閃電仿佛撕開了夜幕。

    噠!

    噠噠噠!

    霎時間,又是驟雨疾落,飛沙走石。

    門前兩個燈籠瞬間熄滅,猛烈晃動著,屋內也是燭火搖擺不止,像似奄奄一息。

    過了好一會兒,忽聞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又聽屋外有人喊道:“韓家小娘子,快快開門,出大事了。”

    坐了許久的新娘,聽得屋外的叫喊,急忙起身,將紅蓋頭掀起,但見蓋頭下是一張美艷絕倫的女子,約莫二十五六,娥臉杏眉,雙眸汪汪,雪膚滑嫩,兩頰嫣紅,一抹風情藏在眉間,若隱若現,更顯嬌艷動人,纖腰盈盈,身材高挑修長,玲瓏浮凸,端的是大美人一個。

    咔!

    新娘將房門打開,只見屋外站在一人,農夫打扮,此人見得新娘,不覺一愣,雖已見過,但心中仍自感嘆,世間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楊二叔,你怎么來呢?小藝呢?他不是與你們在一塊嗎?”

    新娘倒是沒有注意到此人的失神,往門外左右張望了下,嘴上滿懷擔憂的說道。

    叫楊二叔的中年漢子一怔,回過神來,臉露內疚之色,卻又焦急道:“小娘子不好了,小藝他---他---。”

    這新娘隱隱覺得有些不妙,急忙問道:“小藝他怎么呢?”

    “小藝和韓大哥被雷擊中了。”

    “什么?”

    “我們前面一直在酒肆幫小藝慶祝,突然聽到外面打雷閃電,小藝和韓兄放心不下你,于是我們就提前散了,結果在回到的路上,突然一道閃電下來---”

    這話未說完,幾道閃電直落而下,又是一陣震天動地的雷鳴之聲,仿佛預示著不好之事已經發生了。

    ......

    ......

    僅僅一夜之間,這一戶人家發生了巨變,紅燈籠取下,掛上了白布,喜聯也換上了喪聯,新娘也脫下了新娘服,穿上了喪服,喜悅的氣氛頓時變成了悲痛的氣氛,歡樂的笑聲,也變成了凄慘的哭聲。

    大喜變大悲,只嘆世事無常啊!

    很快,此事就傳遍了全村。

    村民們不禁議論紛紛。

    “唉,韓大哥還真是一個苦命的人呀,前妻生下小藝就走了,留下他們父子兩相依為命,他是又當爹又當娘,好不容易把小藝拉扯大,如今眼看小藝就要成家立業了,哪知道---。”

    “誰說不是了,這老天爺還真是不開眼呀,韓大哥這么好的一個人,咋命就這么苦了,倒是那些壞人活的好好的,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過小藝能活了下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總算是給韓家留下了一根獨苗。”

    “現在小藝還在昏迷中,生死未卜啊!”

    “你們說這事也真是邪門,我們梅村一百多年,還從未出現過村民被雷擊中的事,而且我聽我丈夫說,當時小藝喝的有些多,是韓大哥攙扶著他,那一道電是劈在他們兩個人身上,但是小藝除了昏迷之外,渾身上下一點事都沒有,而韓大哥卻---。”

    “要我說呀,這都是那新娘子引來的。”

    “此話怎講?”

    “你們瞧那新娘子長得跟個狐貍精似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女人。”

    “我看她就是一個災星,她一來就出了這邪門的事。”

    流言蜚語,越傳越盛,越傳越邪,從最開始的傷心、同情演變到幸災樂禍,嫉妒、神鬼之說,這種愚昧的言論演變,似乎一直傳到了二十一世紀,簡單來說,就是重復著羨慕---嫉妒---恨的演化。

    可悲啊!

    ......

    ......

    常言道,樹欲靜而風不止。

    這一場傾盆大雨連下了三天三夜,片刻都未停息。

    直到第四日,烏云散去,天空才漸漸放晴,整個村莊如同被沖洗了一遍,陽光照下,水光粼粼,煞是美麗。

    正午將到,只見三四個村夫一邊說著一邊往韓家行去,手中還提著一些飯菜。

    “韓大哥生前待我們幾個都不錯,如今他走了,留下了小藝這小兩口,我們可不能視而不管。”

    “這是當然。”

    “先不要說這么多了,我們還是先把韓大哥的身后事弄好吧。”

    “對了,棺材做好了沒有?”

    “已經做好了,下午便可入棺。”

    “那就好。唉,只是小藝現在還---。”

    可這才剛到屋外,就聽到屋內一人大叫道:“你別碰我,先別碰我,OK---。”

    “是小藝的聲音。”

    “小藝醒了。”

    幾個村夫均是臉上一喜,快步來到門前,只見屋內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高舉著雙手,一臉錯愕之色,而在他對面站著一個戴白女人,正是那新娘,不知所措的望著少年道:“小藝,你這是怎么呢?”

    “誰是小藝,我都說我不是小藝了。”

    少年指著那少婦,旋即又笑道:“啊---,我知道了,這一定是一個騙局,哼---我說美女,麻煩你專業好不,你穿的這么保守,怎么去騙人啊,還是我來教你吧,先弄個V領,露條溝出來,看你這本錢還挺足的,哦,在減去五分之四的裙子,這樣至少能夠分散男人的注意力,當然,對于我來說,看是會看滴,但是完全沒用,你還是回去再練練吧。”

    門前一村夫詫異道:“小藝,你---?”

    少年抬頭望著門前站著的村夫,呵呵道:“你們還真下的本錢呀,這些人又是從哪里請來的龍套,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皮特朱那混蛋故意安排耍我的是不,唉,這真是糟糕透了的局。”

    龍套?皮特朱?女人與那些村夫聽得都是一頭霧水,眨眼眼睛錯愕的望著這少年。

    “啊---!”

    忽然,那少年雙手捂住扎著白布的腦袋,痛苦的大叫一聲,只覺無數畫面涌進腦海,仿佛人格分裂一般,原本很多不屬于他的東西瘋狂的擠進了他的腦海里面,他雙眼透著恐懼,劇烈的搖著腦袋,“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他一手捂住腦袋,跌跌撞撞的往門外走去。

    “夫君。”

    那女人急忙上前,可能她可能見門外站著不少村民,故此比較注意自己的稱呼。

    但是這一聲夫君,卻讓少年勃然大怒道:“操!美女,你真是越叫越邪乎了,什么夫君,勞資一個無婚主義者,哪來的老婆,都是一群神經病。”

    少年越說越怒,不由得叫罵起來,面色猙獰,赤紅著雙目,猛地推開門前站著的那兩個村夫,那兩個村夫一時未留意,被少年推地往后踉蹌了幾步。

    “啊---!”

    少年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一聲,發了瘋似的跑了出去。

    “夫君---。”

    “小娘子,你別著急,我幫你去追。”

    PS:幼苗需要大家的細心呵護,點擊、推薦、收藏、打賞,統統都要,希望大家踴躍支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