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能者居之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7-05-15 09:04:35 源網站:快眼看書
    韓藝雖然嘴上將這些人視為人才,但其實這些人最為精通的還是儒、道、玄、法這些傳統思想,對于賢者六學而言,這些人也就初中生而已,還算是給面子的說法,這人才可非一日之功啊!

    因此想要賢者六學持續的發展下去,并且與儒道并駕齊驅,就必須從娃娃教起。可如今賢者六學也就在長安被人熟知,地方上知道的人還是甚少,更別說六學中包含的知識,要推廣六學,首先一點,就是大量印刷書籍。韓藝畢竟是一個人,實在是當代太缺乏這方面的知識了,不然的話,他編寫的書籍,哪里上得了臺面,而且這太耗費精力了,韓藝可沒有那么多精力耗費在這上面。

    但是制定六學的書籍又是刻不容緩,因此他早就打算好,讓這些考生編制書籍,不管你們懂不懂,反正就是趕鴨子上架,不好的我不采納就是了,但是你們必須要努力去編寫,韓藝認為一百句話總有一兩句是有用的,這智商不夠,那就靠人數來湊。

    合情合理啊!

    接下來韓藝又帶著這些考生參觀賢者六院,賢者六院一早就為此在準備了,辦公室都弄好了,全都是仿造后世的,只不過是一個個小院組成的,這一邊參觀,就一邊跟他們介紹,首先,韓藝強調賢者六院側重動手能力,你們這些書生就別老是待在辦公室寫,要多去實驗室一邊動手一邊討論。

    其次,暫時不分科,隨意安置,你們也隨意發揮,因為他們都是考數學考上來的,可又不能全部安置到數學科院里面,而且韓藝也不知道他們的天賦更偏哪方面,這還得隨著工作的進行,然后再慢慢劃分到各個科院里面。

    最后,以前招納進來的九品院士,全部晉升為主管,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只是不加工資而已,因為工資這事,還得由朝廷做主。

    這前兩點還好說,可這最后一點引起了不小的非議。以前的九品院士都是什么人,不都是一些農夫、工匠么,我們可是士子,這個---身份、地位、學識都相差甚遠。

    韓藝就一句話,人家發明了水車、自行車,等等。你們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別扯什么考試,考試只是考智商,沒有啥價值,我作為商人看重的是價值。

    我們賢者六院是能者居之,你們別光說不練,有什么本事亮出來,我立刻升你。

    這些考生除了考試,還真沒有什么能夠拿得出手,被韓藝給嗆得,個個滿面通紅,羞默不語。

    韓藝又強調了一遍服從精神,在學論上,你們可以自由發揮,但是在規矩上,就必須要聽從上級的命令。

    韓藝這么做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讓經驗和才學完美融合,如果他不這么安排的話,那么以前那些九品院士肯定會被這些人視作下人看待,那就沒法交流了。

    囑咐完這些之后,韓藝就讓他們正式上班,必須要立刻產生價值。同時也將工作任務下達了,就是讀書,不過這讀書不是讓他們學習,沒有這么輕松,而是為編寫做準備,因為韓藝是讓他們讀昭儀學院的教科書以及他以前寫過的書,并且表示會給他們一個大綱,就是根據大綱來編寫入門級別的書籍。

    那些新晉九品院士聽后,稍微輕松一些,韓藝也沒有太難為他們,只是他們編寫兒童讀物。

    接下來韓藝就讓那些老九品院士將自己的下屬給領走,好好教育教育。

    而他則是與李淳風、閻立本回到總院的辦公室。

    “呼---!”

    韓藝連喝三杯茶,長出一口氣,又向李淳風道:“李太史,今后這些個小子恐怕就得拜托你了。”

    他和閻立本肯定沒有多少時間,唯獨李淳風最有空,那只能多多依賴李淳風了。

    李淳風也覺亞歷山大,道:“我盡力而為,但是關于編寫書籍一事,還是得依靠你,我只會將自己所知寫下來,這課本的話,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沒事!”

    韓藝笑道:“反正大綱我已經寫好了,這大綱里面的內容,李太史都是知道的,先讓他們試試看吧,不好得咱們不要就是了。”

    李淳風點點頭,笑道:“也只能如此了。”說著,他又是一嘆道:“只可惜兩個頭名進士都沒有來我們六院。”

    閻立本道:“我倒是聽說那任知古本打算來賢者六院,后來不知為什么,陛下還特別請他入殿,據說還讓任知古陪陛下吃了午飯,之后任知古就選擇了常科。”

    韓藝笑道:“這個我知道,因為陛下曾在圖書閣見過任知古,并且還承諾只要任知古進士及第,就請他吃飯。”

    閻立本撫須道:“原來如此。”

    李淳風皺眉道:“可是王玄道也選擇常科,就難以讓人理解了,他與李義府可不是一路人啊!”

    韓藝笑道:“這個我也早就料到,原本王玄道參加科考,對于他有諸多不利因素,可是經我這么一鬧,常科的聲譽受到影響,李義府必須要做出一些挽救的措施,倒不是說他在乎什么科考,他在乎的是科考還能否為他帶來利益。而最好的辦法,就給予常科及第的考生最好的待遇,王玄道乃是常科第二名,如果他都不得重用的話,那么今后就更加不會有人選擇常科了。”

    李淳風點點頭道:“是呀,常科與制科之爭,聲譽、公平都還只是其次,最主要是看哪邊考生的前途更加光明。”

    “正是如此。”韓藝笑道。

    他太了解王玄道,別看王玄道平時不聲不氣,但骨子里其實狡猾的很,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他如何會放過。

    閻立本又道:“我曾去看過狄仁杰常科的試卷,若論真才實學,他絕對應該名列前茅,而且我也與其談過,此人談吐不凡,才識、遠見、抱負,不比王玄道、任知古差,是一個難得一見的人才,若是悉心栽培的話,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他這是婉轉的再給韓藝提建議,有些好苗子還是得細心栽培的。

    韓藝笑道:“這越是人才,我們就越不應該區別對待,如果他是金子,他一定會發光的,我希望他能夠憑借自己的努力脫穎而出,而不是憑借我們的照顧,而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一視同仁。”說著他雙手一張,道:“正所謂能者居之。”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他都是憑借自身的努力上位的,因此他崇尚的還是靠自身努力,你先脫穎而出,我再悉心栽培你,這是一種對于努力的獎賞,如果你都不能脫穎而出,我還栽培個球,他才不管你是誰,褚遂良也是名人,大書法家,但是對于韓藝而言,他就是絆腳石,就應該鏟除,狄仁杰也是如此,如果狄仁杰妨礙了韓藝,韓藝照樣會對付他的。

    閻立本稍稍點頭,覺得韓藝說得也不無道理,賢者六院一直吹噓公平,這一開始就搞區別對待也不太好,而且他也堅信狄仁杰會脫穎而出的。

    韓藝如今對于他們的期望,就是趕緊將書籍弄好,其余的先不要多想,又道:“如今我們賢者六院的規模正在擴大中,這肯定離不開錢的,但問題是我同時又身為戶部侍郎,這對于賢者六院也是有利有弊,如果是正當的撥款,那一定不會有任何拖延,但如果我撥出太多的錢給賢者六院,定會引來非議,因此我們賢者六院要試著財政獨立,不能一味的依靠朝廷。”

    “財政獨立?”

    李淳風、閻立本相覷一眼,眼中滿是困惑。

    什么財政獨立?

    不讓朝廷撥錢,那還能叫官署么?

    這對于他們而言,完全就是未知領域啊!

    閻立本納悶道:“這---這如何財政獨立?”

    韓藝道:“很簡單,我們自己賺錢。”

    “自己賺錢?”

    “不錯!”

    韓藝點點頭,道:“將一些無關緊要的技術出售給商人,好比說自行車。”

    “自行車?這會有人買?”

    “絕對會有的。”

    韓藝笑道:“而且價格一定不會太低。如今天下的商人,一般都是實物交換,他們很少有自己的研發團隊,而我們賢者六院恰恰相反,我們只是搞研究的,因此我們與商人簡直就是完美互補。當然,有些研究是屬于國家機密,這些當然不能對外出售,但是有些技術本就是惠及百姓的,那當然得公開,還有一些有趣的發明,這些在我們手里,沒有實質性的作用,但是在商人那里,就能夠創造豐厚的利潤,而且我們將技術出售給他們之后,如果能夠獲取足夠多的利潤,他們說不定會投入更多的錢,將技術變得更加完善,這簡直是一舉數得。”

    閻立本皺眉道:“可是從未有人這么做過,這恐怕更會引起朝中的非議的?”

    韓藝笑道:“有了非議再說吧。”

    “啊!”

    這是先斬后奏的節奏啊!

    不過這也是韓藝一貫的作風,先是裝年幼,不懂規矩,等木已成舟,咱們再來討論,那時他已然占得上風。

    相比起制科這邊的大膽創新,不拘一格,常科那邊還是中規中矩,流程跟以前差不多,唯一的差別,就是以往的面試考官是吏部尚書和吏部侍郎,而是如今是由許敬宗和李義府主持,因為李義府是有權干預吏部的,唐臨也知道此時留在吏部比較丟人,索性請假回去,等你弄完,我再回來。

    “晚輩王玄道,參見李中書,許侍中。”

    王玄道入得屋內,恭敬一禮。

    李義府和許敬宗相覷一眼,許敬宗笑道:“是玄道來了。坐坐坐!”因為他父親曾是隋朝官員,官宦世家,比李義府的出身還是要好太多了,那么肯定與世家大族是有關系的。

    “多謝!”

    王玄道坐了下來。

    面試一個部分就是言行舉止和樣貌,在這兩點上面,王玄道簡直就是無懈可擊。

    李義府笑道:“玄道,可算是將你給盼來了,我們先前還怕你會選擇制科了,畢竟你跟韓侍郎的關系還算不錯。”

    許敬宗趕緊順著李義府的話問道:“是呀,老夫也好奇,你為什么選擇常科?”

    王玄道不卑不亢道:“我們王家一直追求的是正道,晚輩從小就渴望有朝一日能夠進士及第,這也是家父對于晚輩的期待,今日如愿以償,又怎會另做他想,哪怕沒有進士及第,晚輩也不會選擇下回再考,從未有過一刻考慮過制科。”

    許敬宗聽得大喜,哈哈道:“不愧是太原王家的子弟,這見識果要比其他人高多了。”

    王玄道這話不就是暗示制科只是歪門邪道,不在我的考慮之中,他能不開心嗎。

    李義府卻道:“可是你與韓侍郎不是朋友么?”

    王玄道道:“李中書所言不錯,晚輩與韓侍郎的確算得上朋友,但是圣人言道,這君子之交當淡如水,朋友是朋友,前途是前途,這是兩回事,公私又豈能混為一談,我相信韓侍郎也不會因為我沒有選擇制科,而與我絕交,若真是如此,那么可見,我們并不是真正的朋友。”

    “公私分明!好!”

    李義府點點頭,又問道:“那不知你希望去哪個官署呢?”

    王玄道道:“一切全憑李中書和許侍中做主,晚輩雖曾在御史臺待過一些日子,但那只是非常短暫的,如今也只能算是初入官場,晚輩又豈敢奢望太多,這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伐其身行,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不管是讓晚輩去到哪個官署,晚輩都將竭盡所能將分內之事做好。”

    李義府、許敬宗聽得是稍稍點頭,又用眼神交流了一番,隨后又問了幾個問題,王玄道都是對答如流,然后就讓他離開了。

    王玄道一走,李義府就向許敬宗問道:“賢兄如何看?”

    許敬宗道:“這王玄道自小就非常聰明,王家也是對他寄予厚望,不然的話,袁天罡也不會收他為徒,才學方面自然不用說。而當初那事,他也并非是站在王氏那邊,既然陛下都已經原諒他了,那咱們也不能老是惦記著。”

    李義府憂慮道:“可是王玄道與韓藝走的很近啊!”

    許敬宗皺眉道:“這也是我心中的顧慮,不過依我之見,王玄道可以跟韓藝成為朋友,但在朝中的話,二人難以走在一起,你可不要忘記,韓藝三番五次令山東士族顏面盡失。”

    李義府點頭道:“這倒也是。看來賢兄心中已有打算?”

    許敬宗道:“我打算讓王玄道先去弘文館待些日子,且看看再說。”

    “如此也好!”

    李義府并未思考太久。因為這弘文館非常特殊,其實弘文館也不涉及什么權力,就是一群大學士在那里寫文章,編修書籍,但是弘文館離皇帝近,你有才能的話,皇帝很快就能看到,因此很多宰相都是出自弘文館。許敬宗的意思很清楚,先讓王玄道在弘文館打打雜,不給他任何權力,如果他能為我所用,那再另說,反正在弘文館得以歷練的話,升官也是很方便的。

    許敬宗突然道:“倒是賢弟,咱們這一回一下子錄用上百人,這比往年來可是要多出數倍之多,而且朝中也并無這么多空缺,只怕會引來非議啊!”

    李義府笑道:“賢兄無須多慮,此事我自會出面解決的。”

    PS: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