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邪惡在蔓延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8-03-24 16:02:13 源網站:快眼看書
    其實這些天來,士族日報發表的許多文章,都是深受大家關注,而這些文章的核心思想,就是將儒道思想,運用到商業領域來,韓藝當然是支持的,因為這能夠令傳統思想和新階級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種全新的思想,這對于資本主義的發展,是有著極大的幫助,因為可以幫助商人減少許多來自于傳統的阻力,并且,提升商人自身的素養。

    他們沒有站一會兒,又有不少商人見到韓藝跟兀可烈他們站在這里,趕緊過來打招呼,都是一些大富商。

    彭萬金笑吟吟道:“可烈兄,你們西北這幾年發展的還真是不錯,帶來的貨物那都是在成倍的增加。”

    賈富貴也道:“是呀!弄得咱們可都有一些吃不消了!”

    兀可烈笑呵呵道:“各位可別謙虛,你們的實力,我們可是清楚的很,就算我們運來再多得貨物,對于你們而言可也算不得什么!”

    “話可不能這么說。”徐珂擺擺手,道:“你們的貨物就往中原銷,但是咱們的貨物不但要滿足你們,就還得銷往中原其它地區銷售,如今貨量都有一些吃緊。”

    依固突然皺眉道:“說到這事,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來,我先前來這邊逛的時候,路過一家造筆作坊,本想買一些回去,但是他們那管事的卻說,如今他們生產的筆,就連長安都供應不了,江南那邊都還在等著的,更別說買到西北去了,結果到最后我只是買了五十貫,還是人家破例賣給我的。”

    宇文修彌道:“王家的筆,你們就別想,如今連咱們工部都上他那里買筆,而且,咱們長安的昭儀學院也跟他們簽下訂單,今年好像一直都不夠用。”

    竇義道:“王家的造筆作坊也就這一兩年的事,這生產不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據我所知,就連華仔的牙刷都出現出貨量緊張的情況,如今他們作坊的員工可都不放假。”

    “要我說呀,其中最明顯就是小胖集團的罐頭,如今那水果罐頭,別說西北那邊,就連長安、洛陽想買都買不到,人家小胖還就住在長安。”

    宇文修彌道:“我家的膠也是如此,如今是做多少就賣多少,江南那些商人可是天天都在催。”

    兀可烈聽很是納悶,道:“記得上回我來這里的時候,你們得貨可都賣不出去,怎么這回又變得供不應求呢?”

    賀若寒道:“我們也納悶,我家騾子都還在研究中,這訂單就已經來了,唉...真是有錢都沒法賺啊。”

    這說著說著,大家突然就抱怨起來了,然后大家又都看向韓藝。

    “韓小哥,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韓藝笑道:“你們說如今只有哪個行業沒有面臨這個問題?”

    “應該是紡織業。”

    依固立刻道:“咱們這回來中原,也就絲綢的量是最充足的。”

    宇文修彌嗨了一聲,道:“那都是因為曹氏兄弟水力紡紗機,他們那作坊是一天到晚都在不停的運作,咱們的商品可都是工人們天天用手做出來的,這當然比不上他們啊。”

    兀可烈道:“說到這里水力紡紗,我來的時候,聽說吐谷渾采用一種新技術,利用風力去制鹽,可是厲害的緊,所以今年吐谷渾的鹽價還跌了一些,但是量卻多了很多。”

    韓藝皺眉道:“風力制鹽?”

    楊蒙城忙道:“這事我在涼州的時候也是聽說了,據說就是那王方翼發明的。”

    “竟還有這等事。”韓藝驚訝道:“我怎么沒有說這事啊?”

    楊蒙城道:“姐夫,王方翼是什么身份,這種事他哪好意思跟朝廷匯報啊!”

    韓藝哼道:“這種事還不好意思匯報,他要匯報了,他幾年不領俸祿,都餓不死,真是一個白癡。”

    賀若寒道:“韓小哥,你就先別關心吐谷渾,咱們這邊是什么情況?我們的作坊明明都擴大了不少,但是貨物反而變得供不應求。”

    韓藝道:“這當然是因為市場變大了,咱們生產技術還都沒有跟上來,所以顯得有些滿足不了。”

    賀若寒道:“這市場哪里變大呢?”

    宇文修彌道:“這會不會跟代金券有關系,我記得在發行代金券之后,咱們的出貨量是越來越大。”

    韓藝點點頭道:“這當然有一定的關系,而且需求還會進一步增大,畢竟咱們現在主要集中在運河一代,那邊還有巴蜀之地,還有鳳翔等地方,包括樂浪州等地。”

    賀若寒嘆道:“那又怎樣,咱們也沒有能力去賺那錢。”

    韓藝道:“沒有辦法就想辦法,你要么就多招一些人,要么就提升生產技術。”

    宇文修彌嘆道:“那水力是可以紡紗,但可惜很多作坊都不能用,不然我也會買他們的專利。”

    “就算能用,還得找個好地方,三門山可都被人給占了,以前那地方誰人愿意去,如今那地價都已經比長安還要高,我要在有一塊地的話,我買賣都可以不做了。”

    賀若寒突然想到什么,道:“對了!韓小哥,你趕緊去將云總叫回來呀,這技術上的問題,云總可是最擅長的,他一定有辦法。”

    宇文修彌也道:“對呀!這云總干嘛去了,怎么還沒有見他回來啊。”

    這時候就關心人家云總,你們早干嘛去呢?韓藝笑道:“云總現在在揚州的賢者六院待著,你們也知道云總的性格,他不太喜歡走動。”

    “揚州那地有什么好待的,他不愿意走動,咱們花錢用轎子抬他回來,保管不讓他走一步路。”宇文修彌是非常不滿。

    “這種事可不能指望云總一個人。”韓藝呵呵一笑,道:“你們自己也得想辦法啊,看看人家曹氏兄弟,這一回可算是大賺一筆。”

    他其實是很高興見到這種情況的,因為這就是一種苗頭,就預示著生產技術必須要提升了,只不過他也沒有想到會來得這么快,事先他還真沒有察覺到,因為商人一直都在賺錢,他們當然不會有什么不滿,而且只是緊張,并沒有說到了很缺貨的地步。這就是因為唐朝本來就是一個超級大國,疆域是英國的N多倍,一旦開始市場化,想要消化本土市場都需要一定的時間。

    為什么危機之前商人不但感覺游刃有余,而且還擔心手中的貨物賣不出去,但是今年就感覺有些力不從心,這就是運河一代全部市場化,其中也包括揚州和睦州的崛起,這些州縣的百姓們都跑城里來,那什么都需要購買,需求量其實是與日俱增,危機之前可是沒有這么大的市場,再加上今年又發行代金券,老板有貨幣發給員工,市場就開始爆發出驚人的需求量。

    只不過是因為交通不是那么快,這一下子還沒法顯現出來,但是西北商人來了,他們可是來大肆采購的,因為他們就是來以貨易貨的,他們是肯定更要帶走一大批貨物的,這就長安的商人開始就顯得有些暈乎。

    尤其是一些新產品,鉛筆、香水、馬桶、罐頭、紙張、包括船只,統統都變得有些緊張。

    哪怕是韓藝的造紙作坊,都還是勉強滿足兀可烈他們的需求,兀可烈他們這回來,那是需求大量的紙張,因為西北百姓也開始讀書了,對于紙張的需求是越來越多了,但是中原對于紙張技術又是嚴格保密,再加上專利法案,那就更加保密,技術人才都跑到長安來了。

    可是天底下也就一個曹氏兄弟,提高技術實在是太難了一點。宇文修彌皺了皺眉,突然眼珠子轉了轉,搓著下巴道:“韓小哥,聽說上回咱們去打高句麗的時候,那倭國還出兵幫著百濟一塊打咱們。”

    韓藝愣了下,道:“你說這事干什么?”

    宇文修彌當即是義憤填膺道:“那彈丸之地也敢在咱們大唐頭上撒野,咱們得給他們一些教訓啊!”

    賀若寒道:“對呀!這仇咱們不可能忘呀!”

    哇靠!你坑殺人家幾萬人,要來尋仇,也應該是他們來跟咱們來尋仇啊!韓藝沒好氣道:“你們也說了,那不過是彈丸之地,沒事咱們去打它干嘛,上回打仗咱們又沒有輸。”

    宇文修彌羞射道:“不是可以給咱們提供一些人力么。”

    依固點點頭,一本正經道:“這倒是可以的,咱們西北到中原的道路,為啥修得那么快,就是因為后來去了許多高句麗的奴隸,如果再弄一些奴隸來,說不定可以早點將水泥路修到北庭去。”

    上回那些淵蓋蘇文的嫡系軍團,統統都被發配到西北去,因為韓藝知道這些人個個都懷著對大唐的仇恨,遷到中原來不太合適,中原商人還真不一定能夠壓得住,干脆就直接發配到西北,讓更加彪悍的西北百姓去教訓他們,高句麗民風再彪悍,它也沒有西北民風彪悍。

    都整得服服帖帖,老老實實干活。

    兀可烈聽得眼中一亮,點點頭道:“言之有理啊!”

    韓藝哭笑不得道:“你們知道倭國在哪里嗎?”

    依固搖搖頭。

    韓藝道:“不知道,你說個什么勁啊!”

    宇文修彌道:“韓小哥,其實奴隸那倒是小事,咱們也不是沖著那去的,關鍵這事令咱們大唐是很沒面子,雖說咱們打贏了,但那也是應該,不過倭國敢出兵支援咱們的敵人,這分明就是沒有將我們大唐放在眼里,咱們得教訓教訓那些野猴子,讓他們知道我大唐的手段。”

    這家伙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這事都過了好幾年,你先前干嘛去了,今天突然想起沒面子,還什么奴隸倒是小事,你分明就是沖著奴隸去的。韓藝都不想搭理這廝。

    賈富貴這個首飾商,目光閃爍著,道:“這倭國有銀子,要打下來,這銀子不都是咱們的么。”說著說著,他嘴角露出了一絲奸笑,要是我有一座銀礦的話,那真是不要太美妙。

    賀若寒激動道:“那不是將來又有銀票可以用了,可以打,可以打。”

    韓藝道:“我打你個頭,什么時候這軍國大事,也輪到你們在這里指手畫腳。”

    賀若寒道:“我沒指手畫腳,我只是出謀劃策而已,咱們在萊州養了那么多水師,不打仗干嘛。”

    宇文修彌道:“可不是么,這主要是關乎關于我大唐顏面問題,朝廷應該認真考慮這問題,要是財政上面有什么困難,咱們也可以支持啊。我有一個辦法,朝廷可以發國債,咱們買,到時候打下倭國之后,就直接拿.....呵呵.....說不定連上回得國債都可以抵了。”

    說到后面,他都被自己的智商給感動了,笑得是雙肩劇烈聳動。

    楊蒙城一本正經道:“姐夫,我也覺得你應該跟陛下說說。”

    他如今也缺人,草料賣得太好,他打算繼續擴大這門買賣,可惜之前他又沒有趕上高句麗一戰。

    “要不去打新羅。”賀若寒若有所思道。

    “打什么新羅,新羅可是我大唐的藩國,這不仁不義的事,可是不能做,此話休要再說,小心陛下降罪于你。”宇文修彌瞪了賀若寒一眼,旋即又在賀若寒耳邊小聲道:“你傻呀,這新羅可不能打,要是滅了新羅,那新羅婢可就是大唐子民了,那又買不了了。”

    賀若寒當即嚇出一身冷汗來,要是新羅婢都沒有了,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連連道:“對對對,這等不仁不義的事可是不能做。”

    一旁兀可烈聽得心里很是慶幸,幸虧如今大家現在是一家人,要不然的話,我們不就是被打的對象么,打倭國還得出海,我們可就挨著的,真是太方便了,同時心里有很自豪,我們現在是大唐子民,我是打人的那一方。

    別說他們,就連韓藝都覺得這些人有些變態,打仗跟兒戲似得,哭笑不得道:“我是讓你們想辦法提高生產力,你們能不能別老想著奴隸的事。”

    宇文修彌道:“這奴隸不就是生產力么!”

    韓藝竟無言以對。

    其實上回打高句麗的所帶來的那種效應,在江南給體現出來了,沒有在長安發生,就是因為當時打完高句麗,結果韓藝就回去守孝,然后立刻爆發經濟危機。當時商人就帶著奴隸跑去江南,又將大量奴隸賣給江南的商人。江南的商人拿著奴隸去搞莊園,種茶葉,種糧食,就連走私集團都有一些高句麗的奴隸,因為他們都是沒有戶籍的,你查都查不到,揚州那邊發展的迅速,其實跟高句麗奴隸也有一些關系,因為奴隸成本低,可以令商人完成原始積累。

    而如今唐朝周邊就一個吐蕃,那新羅到底是藩國,但是打吐蕃的話,他們又負擔不起,倭國對于他們而言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又不沾親帶故,來往的也比較少,打倭國,估計百姓都沒有什么感覺,打著又不費力,倭國又有人口和銀子,這就夠了。

    韓藝苦口婆心道:“我們大唐乃是君子之國......。”

    “什么君子之國,韓小哥,你別給那些文人忽悠了,我們大唐乃是武士之國。”宇文修彌昂首挺胸,一臉驕傲的說道:“我們的高祖、太宗那可都是馬背上的皇帝,咱們大唐那就是從戰爭中建立起來的,戰爭可不能落下。韓小哥,你別說我就會躲在后面說,我也愿意上戰場,就是朝廷不要我而已。”

    “你小子是走火入魔,我不想跟你多說。”韓藝不搭理這廝,招呼著兀可烈他們道:“走走走,吃飯去。”

    宇文修彌嘿嘿道:“一起,一起,咱們飯席上再談。”

    韓藝當即罵道:“我談你妹。”

    宇文修彌很遺憾道:“可惜我兩個妹妹都已經嫁人了,不然的話,我可想叫你一聲妹夫。不知堂妹可以么?我堂妹可是水靈,如今芳齡才十五哦。”

    “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