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純粹才能偉大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8-04-28 09:01:51 源網站:快眼看書
    對韓藝的彈劾,不但沒有令畫展受到絲毫影響,反而是愈演愈烈,如今看畫展似乎都已經成為了潮流,漸漸受到了文人的喜歡。

    而那些彈劾韓藝的大臣心里當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是怎么回事,因為他們是知道李治召見了韓藝,雖然李治沒有明確表態,但是他們看到這種跡象,也知道是什么結果,因此開始感到有些害怕,不過李治似乎也顧慮到這一點,故此讓張德勝透風給這些人,告訴他們,這只是一個誤會而已,韓藝不是針對什么事,什么人,純粹就是因為藝術,關于那場危機的畫,也就那么幾幅,讓他們不要小題大做。

    這才讓他們安心,至少李治也沒有怪他們。

    其實李治也不想怪他們,因為李治希望朝中一直都有反對韓藝的人在,如此才能夠保持平衡,要都跟韓藝站在一邊,那他睡不安穩了。

    但是這其中還牽扯到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武媚娘,要知道她就是那場危機的始作俑者,這會不會對她產生影響呢?但是她一直對此事保持沉默,仿佛與自己無關。

    榮國夫人府。

    “女兒呀!這又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你跟韓藝已經和好了么?為什么他......?”

    楊氏是欲言又止,一臉擔憂的看著武媚娘。

    武媚娘笑道:“女兒就知道娘會因此而感到擔心的,弄不好還得去宮中向女兒問個明白,故此今日才趕來這里。娘且放心,韓藝不會做對不起女兒的事。”

    “這可說不準。”

    楊氏搖搖頭,道:“這朝堂就是龍潭虎穴,稍有不慎,便可跌入那萬劫不復之地,沒有什么人是信得過的,況且,對方還是韓藝,娘怎么能夠放心。”

    武媚娘道:“娘,你想想看,韓藝若真要害女兒,前面就不會幫女兒想出什么太原計劃,當時若是控制不住蝗災,那女兒可就真的跌入那萬劫不復之地,而非是可能,陛下也不會因此去怪罪韓藝,當時他都不出手,反而幫助女兒,如今再出手,對女兒已經造成不了什么傷害,他此舉絕非沖著女兒來的。”

    楊氏點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說到這里,她嘆了口氣,道:“女兒,你還是得想辦法提拔一些自己人上來,你這孤零零的一個人,周邊沒有完全值得信任的人,可是很危險的呀!”

    武媚娘笑道:“女兒會認真考慮的。”

    ......

    王家。

    “這...這怎么可能?不是說......。”

    王獻肅目光呆滯,喃喃自語著。

    他面前的管家道:“是真的,如今每天去游樂園看畫展的人,已經超過了千人。據說,就連陛下都向游樂園借畫去觀看。”

    “陛...陛下?”

    王獻肅震驚的看著那管家。

    那管家是直點頭,道:“幾乎每個人都對于大公子的畫是贊不絕口,老爺若是不信,可去外面走走,如今整個長安的大街小巷都在議論公子的畫。”

    “可是李兄他們說...說...。”

    王獻肅是一臉茫然,前面他收到風聲,有不少大臣將要彈劾韓藝,所以這兩日他真是度日如年,他甚至都想撕毀與韓藝的契約,將畫全部給收回來,但如果收回來,那就是做賊心虛,他非常矛盾,不知道該怎么做。

    可沒有想到,這才過去兩日,這畫展是愈演愈烈,吸引了無數文人前去觀看,至于朝中那邊,仿佛石沉大海,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令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時,忽聽那管家道:“大公子。”

    王獻肅抬目一看,只見王獻肅站在門前,神色非常憔悴,這一剎那,王獻肅眼睛都紅了,心中滿滿都是對于兒子的愧疚,他這兩日可是將王蘊圖罵得夠嗆,甚至讓他在祖宗的靈位前,跪了整整一日。

    ......

    今夜蕭府的格局與以往不一樣,以往都是韓藝摟著一位嬌妻坐在一邊,另外兩位坐在對面,但是今晚卻是韓藝獨自坐在一邊,而蕭無衣、元牡丹、楊飛雪則是坐在對面,不過依韓藝的性格,他一定會改變這一切的。

    “這天氣真是越來越熱了。”

    韓藝從懷中掏出一沓票來,扇了扇。

    蕭無衣眼中一亮,下意識道:“你那都是月票么?”

    韓藝點點頭道:“當然,那普通票我都沒有見過,經我手的,全都是月票。”

    “都多大的人,還玩這把戲。”元牡丹抿著唇,嗔怪道。

    韓藝洋洋得意道:“你管我,我開心。”

    “可是老娘不開心。”蕭無衣一拍桌子,指著韓藝道:“你給還是不給。”

    韓藝哼道:“不給你又怎樣?”

    “搶。”

    無衣姐是簡單明確。

    “哇...你可是宰相夫人啊!”

    “我就這性子,你到底給不給?”

    “真是沒勁。”韓藝郁悶道:“你好歹也弄些什么美人計,或者群美人計,咱們文明一點,你別一上來就靠武力,這多野蠻,有辱你們的身份。”

    元牡丹道:“但這是對你最有效的方式。”

    韓藝詫異道:“牡丹,你怎么也變得跟無衣一樣,你不是一向最反對她這種行事作風么?”

    “因為你。”

    “呃.....!”

    韓藝打了個哈哈,站起身來,道:“不就是幾張畫展的月票么,真心犯不著這么嚴肅。”

    說話間,他強行蹭到蕭無衣和元牡丹中間坐下,將手中一沓票遞給她們,然后左擁右抱,嘴上笑嘻嘻道:“一共一百八十張,應該夠你們分了吧。”

    蕭無衣一手奪過來,道:“這還差不多。”然后美滋滋的跟元牡丹她們瓜分這一百多張畫展的票。

    沒有辦法,如今畫展真是太火了,普通票是每天都得跑去購票的,太麻煩,又太費錢了,要知道這楊家、元家、蕭家可都是大家族,想去看的人肯定不在少數,而舉辦畫展的就是他們家的女婿,這要不弄些月票來,怎么對得起自己嫁出去的女兒。

    韓藝坐在三位嬌妻中間,東摸摸,西摸摸,也是快活無比,在家庭方面,他是一個非常容易滿足的人,嬌妻的一個笑容,他就能夠非常開心。

    蕭無衣突然又道:“夫君,你不能厚此薄彼,咱們女人......。”

    韓藝正爽著,豪爽道:“不就是女人專場么,沒有問題,夫人要多少場,就開多少場。”

    蕭無衣開心一笑,還稍稍往韓藝懷里蹭了蹭,惹得韓藝一陣妙不可言,心里尋思著,下回得弄一些更精彩的東西,說不定就能大被同眠了,哈哈!

    元牡丹都看在眼里,不禁笑著搖搖頭。

    ......

    在家煎熬了好些日子的王獻肅,終于鼓起勇氣走出宅門,來到游樂園。

    要知道自始至終,這王家父子都沒有露過面,所以當王獻肅在游樂園門前剛下得馬車,立刻就有不少人圍了過來。

    “恭喜,恭喜,賢兄有如此佳兒,真是太令我等羨慕了。”

    “賢兄,這太不公平,書圣本就是出自你們瑯琊王氏,如今看來又要再誕生一位畫圣,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哪里,哪里,這犬子可受不起啊!”

    “對了,王兄,怎么這些日子都沒有見過你?”

    “呃...。”

    “王兄,我知道前些日子,有不少流言蜚語,但是蘊圖可是你的兒子,你難道還不相信你兒子么?”

    這話說得王獻肅是五味雜陳,又是一臉困惑的問道:“犬子的畫,當真這么好么?”

    “你看多少花錢來看你令郎的畫,難道這還不足以說明一切么?”

    “那閻尚書所言不虛,令郎的畫可以說是開創一種新的流派。乍一看,還真看不出什么來,但是卻越看越令人著迷,即便是畫中一個不起眼的人物的神情,都非常的吸引人,否則的話,我今日也不會這么早就趕來,不瞞你說,昨日我看過之后,意猶未盡,都睡不著,就盼著天亮。”

    周邊幾人也是紛紛點頭,對于王蘊圖的畫是贊不絕口。

    王獻肅雖然松得一口氣,但還是處于懵逼的狀態,他死活也想不明白,為什么就會演變成這樣,難道自己真的不懂畫。

    來到畫展處,他看到那么多人,站在一幅幅畫前,小聲議論著,其中還有不少人,比他都大了一輩去了,他知道這些人可都是心高氣傲,不太可能會花錢來看一個晚輩的畫展,這決計不是韓藝請來的,這反而令他更加迷惑了。

    而且他一到,又有不少人上來恭喜,又紛紛詢問,為什么王蘊圖沒有來,如今看過畫展的人,都迫切的希望見見王蘊圖,他們有太多的問題要詢問王蘊圖。

    王獻肅心都快碎,他已經將王蘊圖罵得連精氣神都沒有,平時房門都不出,羞辱見人,但他還是不太明白,為什么大家會如此著迷王蘊圖的畫,他可是看過一些的。

    但是沒有過多久,他就明白過來,心中萬分后悔呀,他為什么一直不相信王蘊圖,其中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打心里就不相信,在他看來,王蘊圖還這么年輕,以前也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他能畫出什么來,就直接舉辦畫展,他是無法認同的,以這種心態去看的話,怎么可能看出什么來。

    王蘊圖的畫,是記錄下了歷史,必須結合時間、地點和人物來看,要仔細去看,才會越看越有味道。

    “尚書令。”

    “韓小哥。”

    忽聞一陣騷動聲。

    王獻肅偏頭一看,只見韓藝走了過來,頓時臉就紅了。

    韓藝一邊朝著周邊的人拱拱手,一邊走到王獻肅面前,笑道:“聽聞王老先生來了,所以我特地過來看看。”

    王獻肅尷尬的說不出話來了。

    “看來王老先生還是在怪我啊。”韓藝苦笑一聲,又道:“當初我是因為王老先生不肯將蘊圖的畫拿出來展覽,才使出激將法,還請王老先生多多包涵,勿要與我一般見識。”

    王獻肅忙道:“不不不,尚書令千萬別這么說,是我頑固,錯怪了尚書令,也錯怪了蘊圖。唉...我真是枉為人父啊!”

    韓藝笑道:“非也,非也,王老先生也是為了保護蘊圖,這我是能夠理解的。”

    王獻肅問道:“老朽一直都有一個問題,想詢問尚書令。”

    韓藝道:“王老先生是想問,為何我當初是如此看重蘊圖的畫?不惜為他舉辦畫展?”

    王獻肅點點頭。

    周邊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韓藝,因為這個的確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啊!

    韓藝笑道:“因為純粹。”

    “純粹?”

    王獻肅一臉不解的看著韓藝。

    韓藝點點頭,道:“如果王蘊圖是沖著名利去的,那絕對不會有這一次精彩的畫展,因為他最多只會出去一年,而不是十年,在受到那么多艱難困苦,還能夠義無反顧,繼續堅持下去,可見他是真的熱愛畫畫,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做到的。正是因為他對于畫畫的狂熱,以及非常純粹的目的,才造就了這一幅幅精彩的畫卷。

    這也是我為什么要在游樂園舉辦這一次畫展,因為游樂園有著孩子們最為純真的夢想,而王蘊圖這十年來一直在為自己那一份純真的夢想而去努力。當藝術變得純粹起來,其價值就將變得無窮無盡。就如先秦時代的那些偉大的圣人,他們當時夢想都是非常純粹的,他們都希望世界能夠變得更好。反倒是有些人,專門沖著名利,去寫一些什么,去畫一些什么,這反倒不會成功,不純粹的藝術,是不可能得到大家的欣賞,因為他做這些事都是有針對性的,只能得到一小部分人的欣賞。當然,這只不過是我個人的一些見解,各位千萬別見笑。”

    “不不不,尚書令說得很對呀,聽了尚書令這一席話,老朽是深感慚愧啊。”一個身著樸素,須發皆白的老者情不自禁道。

    而那王獻肅更是老淚縱橫,作為一個文人,他感到很失敗,作為一個父親,他同樣也感到非常失敗,心服口服的向韓藝拱手道:“我輸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