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五百五十章 第五百五十章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6-12-21 23:30:37 源網站:快眼看書
    “那不是騙么?”

    劉娥真是一語中的啊!

    可不就是騙么,其實到目前為止,韓藝走得都是千門的路線,忽悠唄,當然,在后世忽悠那些中東地區的打土豪,計劃可得比這要周詳多了,騙局都還沒有開始,就得拿出上百萬來布局,只是結果會發生改變,以前他是錢到位,就消失,現在不行了,錢到位,就預示著欠一屁股債,消失不了的,計劃也用不了那么周詳,憑的就是兩個字---韓藝。

    國家免檢產品。

    “什么騙?劉姐,你會不會說話啊!”

    被拆穿了的韓藝,不禁郁悶的瞧了眼劉娥,道:“這只是一種做買賣的手段,做買賣嗎,不是賺就是賠,有人賺就肯定有人賠,對不對?”

    劉娥被忽悠的有些恍惚了。

    韓藝趕緊跳過這個議題,道:“桑木,現在資金充足了,你趕緊將年終獎給發了,到時在請我們鳳飛樓的每一個員工吃一頓好的。”

    桑木有些郁悶道:“還--還請他們吃啊!”

    韓藝翻著白眼道:“桑木,你怎么還不明白,這就是一種勢力的體現,咱們現在就要展示自己的財大氣粗,我敢保證,那些商人看到咱們這么做,絕不會擔心咱們還不起錢的。”

    正當這時,外面突然響起了敲門聲,“小藝哥,宮中來人了。”

    韓藝一愣,快速道:“這事等我回來再說。”

    然后他就快步走了出去。

    還是那身形矮墩的張德勝。

    “張少監,有禮了。”

    韓藝笑著拱拱手。

    張德勝見到韓藝,不由得長長松了口氣,道:“特派使,你在家就最好不過了,咱家就怕你不在,走吧,陛下宣你入宮。”

    “是。”

    劉娥突然貓在后面道:“韓小哥,你要不要換件官服去。”

    張德勝笑呵呵道:“不用了,不用了,特派使好像都還沒有穿過官服入宮。”

    還有這規矩嗎?

    韓藝尷尬一笑。

    張德勝伸手道:“特派使,請吧。”

    韓藝伸手道:“請。”

    可剛走院門口,韓藝突然停住了,轉過頭去,一臉認真道:“張少監,你記錯了,我穿過兩回官服入宮。”

    ......

    在太極宮以北有一座山池園,里面栽種著一年四季盛開的花朵,雖然是晚冬時期,但里面兀自是鳥語花香,假山林立,潺潺流水,景色迷人。

    在一處亭榭中,正坐在一位貌美少婦,一手托著精致的下巴,望著院中的景色,怔怔出神。

    “昭儀,皇家特派使來。”

    邊上一名女婢小聲提醒道。

    武媚娘微微一怔,回眸望去,只見張德勝帶著韓藝走了過來,道:“請韓藝進來吧。”

    不等張德勝通報,武媚娘就率先開口道。

    那名女婢立刻上前,直接將韓藝請了進來。

    “韓藝見過昭儀。”

    韓藝來到武昭儀面前,微微一禮,心里卻挺納悶的,不是說李治召見他,怎么成了女帝。

    武媚娘似乎看透韓藝在想什么,道:“陛下方才有事離開了,不過陛下倒是讓我問你一句,你這副督察才當了幾天,就開始請假呢?”

    韓藝訕訕道:“昭儀,請假只是表面現象。”

    武媚娘聽得樂了,道:“那真相又是什么?”

    韓藝道:“真相就是我在訓練營不利于學員訓練。”

    武媚娘好奇道:“此話怎講?”

    “說來話長。”

    韓藝稍一沉吟,道:“簡單來說,就是學員們心里就懼怕我,如果我在的話,他們就得分心防著我,因此不能安心訓練。”

    武媚娘笑吟吟道:“聽你這意思,你這副督察已經是可有可無了。”

    拜托!這只是熱身運動啊!韓藝忙道:“當然不是,等到他們安心將這一段訓練完成之后,我就會回去,繼續折磨,不,繼續訓練他們。”

    武媚娘笑道:“也就是說,你請假,完全是為了他們好。”

    韓藝點頭道:“正是,正是。”

    “這不知道陛下聽到你這一番話,會作何想。”

    武媚娘笑著螓首微搖,伸手示意道:“你坐吧。”

    “多謝。”

    韓藝坐了下來。

    武媚娘朱唇輕啟,可突然又想到什么似得,道:“可你若不在,那我怎么代表陛下去訓練營看望那些學員。”

    韓藝苦笑道:“我若在的話,昭儀去的效果將會大打折扣,那些學員現在恨我入骨,我怕他們會恨屋及烏。”

    武媚娘聽得一陣無語。

    韓藝又道:“不過昭儀請放心,我會將這事安排好的。”

    武媚娘稍稍有些失望,如果有韓藝陪同的話,她心里會安穩一些,畢竟這主意是韓藝出的。但是她可不想送去給人恨,也只能如此了,不管怎樣,這一趟她是非行不可,因為這就是一種越疽代苞的行為,而她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取而代之。道:“行吧。哦,我還聽說你取消了這一次的假期?”

    韓藝點點頭道:“不錯,因為過年會放假嗎,而且,上元節后一日會開夜市,所以我打算將這一日假補在上元節后一日。”

    武媚娘略顯詫異道:“原來你這假期是跟著夜市的呀。”

    韓藝道:“對啊!沒有他們,夜市會安靜許多的。”

    武媚娘還真沒有想到這一點,咯咯笑道:“那你這算不算是利用職務之便?”

    韓藝道:“夜市同樣也是公務。”

    武媚娘點點頭,突然收起笑意,道:“其實還有件事,我想問問你的意見。”

    韓藝道:“什么事?”

    武媚娘道:“我母親去了三趟太尉府,但都無功而返,看來我母親這邊是行不通了,我也不忍心讓我母親再去,因此我打算再派一人前去。”

    不會是我吧!好像除了我之外,也沒有別的人了。韓藝道:“不知此人是誰?”

    武媚娘道:“弘文館學士,許敬宗。”

    “許敬宗?”

    韓藝愣了下,突然反應過來,呀呀呸的,記得上回在訓練營,就數這老頭最陰,竟然是他。道:“他---。”

    他就說了一個字,突然就停了下來,原本他是想說許敬宗愿意去嗎?現在朝中有幾個敢與長孫無忌作對的,但是他又覺得這么說,有些不妥。

    不過他不說,武媚娘也知道他想說什么,于是道:“是他主動表示愿意幫我的。”

    這么一說,韓藝就明白了。

    武媚娘眼波流轉,問道:“你以為如何?”

    就韓藝個人而言,他當然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畢竟他和許敬宗有過節,而且他覺得此人心胸狹隘,不能深交,但是他不能這么說,因為他這么說的話,就不是以武媚娘的利益為先,而是先考慮自己,這就得不償失,道:“我認為這可以值得嘗試。”

    武媚娘笑道:“怎講?”

    韓藝道:“如果是同一種方式的游說,我估計希望不大,國舅公都不需要考慮如何應對,那就沒有必要,但如果是不同的嘗試,那當然值得一試。而第一次是陛下與昭儀上門游說,是家人之間的商量,因此就有很多方面需要避諱,第二次,就是昭儀的母親大人,更多是注重私交和世交方面,但還是要避諱朝堂之事。但是許敬宗與國舅公同殿為臣,而且年紀、輩分也差不多,他們可以談論更多的話題,也不需要避諱什么,說不定能夠談出一些什么來,如果許敬宗能夠言中國舅公心中所欲,那么就可能取得實質性的進展,因此我認為這值得一試。”

    武媚娘嫣然一笑,微微露出一排整整齊齊的皓齒,但卻笑而不語。

    韓藝道:“我說錯了嗎?”

    武媚娘螓首輕搖道:“你沒有說錯,只是你每次都能言中我心中所想。”

    “是嗎?”

    韓藝略微一愣,其實他也有這種感覺,與武媚娘有一種默契,笑道:“既然如此的話,那肯定錯不了。”

    “錯不了是肯定的,因為我也沒有太多的選擇,有機會,我就必須去嘗試。”

    武媚娘說著一笑,道:“不過你能這么說,令我感到有些驚訝,我聽陛下說過,你在訓練營曾與許敬宗有些過節。”

    韓藝笑道:“這一事歸一事,訓練營那不過只是小事而已,陛下和昭儀的事,才是大事,因小失大,可不是買賣人所為。”

    “你能這么想,我就放心了。”武媚娘笑著點點頭,又道:“可是既然如此,你們為何不干脆化干戈為玉帛。”

    韓藝稍稍一愣,隨即道:“這我倒是無所謂,就怕他不會愿意的。”

    武媚娘道:“其實此事的原因,還是在于許敬宗的孫子,許彥伯,如果你能夠退一步,想辦法讓他的孫子重新回到訓練營,我想你們和好,也不是什么難事。”

    韓藝聽得一愣,心里有些驚訝,但是稍一琢磨,也不難理解。

    武媚娘現在孤立無援,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幫手,當然得籠絡住,而韓藝一直都是她的心腹,是她一手提拔上來的,更加不用說了,就兩幫手,你們還內斗,那還玩什么,她覺得讓許彥伯重新回訓練營,也不是什么大事,何不就化干戈為玉帛。

    “如果昭儀是在詢問我的意見,我是不贊同的。”韓藝思索一番后,回答道。

    “為何?”

    武昭儀好奇道,她認為韓藝是一個非常有氣度的人,而且許敬宗畢竟都快七十歲的人了,好歹也掛著一張老臉,雖然這事是許敬宗主動找上門的,但總不能讓他跟你一個弱冠小子道歉吧,這是不可能的,那不只有讓韓藝先伸出著友誼之手。

    韓藝道:“首先,如果開了這先例,用不了多久,那么被曾開除的人都會以此為借口,要求回到訓練營。其次,許彥伯現在就算進訓練營,也跟不上了,在里面也會被人取笑,而且還要被我懲罰,這樣只會加深我們之間的恩怨,所以我不贊成這么做。”

    武媚娘聽得稍稍點頭,但略顯有些失望。

    韓藝道:“昭儀,我是一個非常注重個人隱私的人,因此我從不將私人之事帶到公事里面來,私就是私,公就是公,這我能夠很好區分開來,不管私下有無來往,和睦與否,但是在公事上,我還是會以公事為主。”

    “我當然相信你,只是---。”

    武媚娘欲言又止,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你可以做到,但不代表別人也能做到。她還是希望韓藝能夠跟許敬宗和好,至少別自己斗起來,但是她見韓藝拒絕的這么干脆,也知道這是很難的,如果逼著韓藝去跟許敬宗認錯,那韓藝肯定會非常的不爽,韓藝是她的心腹,而那邊李治也非常看重韓藝的,而且韓藝也擔任著民安局的重任,孰輕孰重,一目了然,轉而道:“你說得也有些道理,那我就不干預你們之間的恩怨了,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同心協力為陛下分憂。”

    PS:求月票,求推薦,求訂閱,求打賞。。。。。。(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