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八百七十一章 多事之秋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6-12-21 23:30:37 源網站:快眼看書
    北巷。

    “唉...真希望朝中那些有識之士,能夠阻止韓藝,這真是太過分了,這禮法豈能說廢就廢。”

    “哼!這韓藝真乃亂臣賊子,他一個農家出身的田舍兒,未讀過幾年書,就敢妄論禮法,真是太不像話了。”

    “誰說不是了。”

    .......

    “倒還別說,我覺得韓藝說得挺對的,臣尚可匡扶天子得失,子為何不能糾正父之過呢?”

    “簡直就是一派胡言。這古人云,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若能一概而論,為何要分三綱,鄭老先生都說了,韓藝那簡直就是強詞奪理,更何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是自然形成的,那自然有他的道理,若破壞之,猶如毀天滅地,只怕到時會暗無天日。”

    “自先秦到如今,破壞禮法的事多了去,也沒有見到你說的這么嚴重。”

    “周朝禮樂崩潰,七雄爭天下亂。秦始皇焚書坑儒,不尊禮法,施暴政,民不聊生。東漢末年,君不君,臣不臣,外戚、宦官當道,后又分三國,年年交戰,百姓苦不堪言,難道這些都不算是天下大亂么?若人人遵循禮法,豈會發生這些事。哼,道不同,不相為謀,告辭。”

    ......

    “哎!云景兄,你說韓藝這么做是為了那般啊?”

    “你沒聽崔老先生說么,韓藝這么做,無非就是想升官發財,你可不要忘記他可是一個田舍兒出身,而且他可是出了名的狡猾。”

    “那韓藝這么做也太自私了,為一己私利,竟不顧國之根本。真是想不通為何陛下會支持韓藝。”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皇室歷來就嫉妒山東士族,老想著打壓山東士族,但是人家山東士族好歹也有數百的底蘊,豈會就此屈服,人家寧可不做這官,也不愿與皇室通婚,不為名利而動搖,這才是真正的士族。”

    ......

    “你聽聽,都在說韓小哥,真是搞不懂他們,既然如此鄙視韓小哥,為何還要來這北巷?”

    “這還不明白,這北巷鬧騰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前幾次都有許多士族子弟揚言不來北巷了,可是到最后還不是忍不住跑北巷來了,他們還嫌不夠丟臉么。”

    “都說士族子弟有骨氣,我看也不盡然嗎。我倒是支持韓小哥。”

    “你還別說,我也是支持韓小哥,韓小哥推崇尚賢之風,明顯就是給咱們寒門子弟創造出一條活路來。唉...不過,咱們兩私下說說就得了,莫要讓那些士族子弟聽去了,不然的話可有咱們受的。”

    .....

    .....

    “唉!真乃多事之秋啊!”

    趙四甲瞅著店里沒啥客人,走了出來,聽見街上的行人竊竊私語,不禁發出一聲感慨。

    忽聞邊上有人說道:“什么多事之秋,我看是多事之人罷了。”

    趙四甲轉過頭去,見是錢大方,好奇道:“錢老哥,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錢大方道:“你想想看,咱們北巷什么時候清凈過,這是天造成的,還是人造成的?”

    趙四甲呵呵一笑,道:“你這是埋怨韓小哥?”

    “非也,非也!”

    錢大方擺擺手,道:“我早就習慣了,不瞞你說,我心里是真的一點害怕都沒有,因為我知道害怕也沒啥用,你看這些客人,也都習慣了,沒有在這里大吵大鬧了,咱們做咱們的買賣就是了。”

    趙四甲點點頭道:“你說得倒也是。唉...只是這對手一個比一個可怕,總是讓人感覺有些忐忑不安啊!”

    ......

    這一回四大家族似乎也來跟韓藝較上勁了,天天開場論道,興百家諸子,論的就是禮儀、禮法、禮制,禮治。用一套套儒家思想,將韓藝的那一番論調,給駁斥的是體無完膚,他們強調任何禮法都會滋生出極端事例來,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錯不在禮法,而是在于人,當然,他們也將買賣婚姻包裝一下,并且強調禮法讓天下變得更加和諧了,這禮法一旦破壞,天下必亂,到時戰火四起,民不聊生。

    說得非常嚴重,好像是韓藝是魔王轉世一般,會給大唐帶來滅頂之災。

    當然,韓藝作為一個商人,自然也有不正道的地方,他們就使勁的抹黑,甚至于抨擊韓藝不守孝道,因為古人要守孝三年,韓大山去世一年,韓藝就來到了長安了,當然,他們對韓藝為什么會來長安的理由,是只字不提,反正韓藝從頭到腳,都被這些大學問家門批評的一無是處,塑造出一個亂臣賊子的經典形象。

    因為他們名聲在外,又受世人敬仰,而且肚子是有貨,顛倒黑白的功夫,真不比韓藝差,關鍵韓藝說話,只能去制造爭論,人家爭的只是事,而不是相信他,而這些士大夫說話,多半士子都是非常的相信,少有人覺得韓藝是對的,但他們也不敢說出來,這就導致輿論直接呈現一邊倒,得虧韓藝本就沒啥名聲,任你怎么抹黑,我也就這樣。

    苦得就是蘭陵蕭氏,就是里外不是人。

    ......

    錢大方尚且看得如此透徹,鳳飛樓的員工更是習以為常,大家的生活還在繼續,只是不太想出門,因為出門就聽見關于韓藝如何如何喪盡天良,道德淪喪。

    熊弟、小野、杜祖華、徐悠悠四人坐在院內一邊玩著撲克,一邊吃著蜜餞,好不快活,全然沒有將外面那些事放在心里,他們因為接受過韓藝的熏陶,有一種人人平等的思想在腦袋里面,不是很害怕士族大佬們,而且他們堅定的相信韓藝一定會擺平的。

    夢兒、夢思、夢瑤、夢婷則是在討論《少年孔子3》,這個初稿韓藝已經寫完了,由她們三個改編。

    宮里出來的劉娥已經徹底崩潰了,此生最后悔的事,莫過于跟韓藝合作,拉著傾城,是一個勁的訴苦啊!顧傾城也是一個勁的安慰劉娥。

    而此時鳳飛樓最為忙碌就是后面的印刷作坊。

    只見數十個工匠在作坊里面作業,當今的作坊一般就那么幾個人,再多幾個人進去,效率反而不高,還不如再開一間作坊,但是韓藝的作坊全是流水線工作,人工越多,效率會成倍的增加。

    而韓藝與桑木、沈笑三人則是在里面巡視。

    “我知道大家都辛苦了,希望大家能夠堅持一下,這個月我會給大家開三倍酬勞的,并且年底會增加你們的年終獎。”

    韓藝一邊巡視著,一邊鼓勵大家,金錢和尊重永遠是他御人的兩大法寶。

    那些工匠一聽,就跟打了雞血似得,手上不停,齊聲喊道:“多謝東主!”

    唯有桑木那張臉是扭曲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發得出這年終獎來,等巡視完畢之后,三人來到里面的小屋內坐下。桑木小心翼翼道:“恩公,這報紙咱們打算賣多少錢一份?”

    韓藝心如明鏡,不好意思道:“桑木,這個---關鍵時期,就不要太在意這些了。”

    桑木沒有做聲,心里還真有些埋怨韓藝,明明至少可以賣十文錢的報紙,結果賣一文錢,結果這一文錢還讓那些小孩給賺了,基于當前紙墨的價格,簡直虧到姥姥家去了。

    更加要命的是,紙墨都用來印刷報紙了,外面店面也已經斷貨了,這邊不斷的花費,那邊又沒有進賬,這買賣可不是這么做的啊。

    沈笑大咧咧道:“我說桑木,你別太小氣了,韓藝賺錢的手段多得是,這里虧點也沒啥事。”

    桑木瞧了眼沈笑,道:“沈公子,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咱們報紙賣的越多,你們第一樓的生意就越好,你看看你們第一樓現在菜價和酒價,這第一樓都已經名副其實了,我也不是小氣,問題是我們鳳飛樓的賬房都已經見底了。”

    韓藝聽著不由得苦笑一聲,桑木這話擺明就是說給他聽的。

    沈笑不悅道:“桑木,你怎么能這么說了,你們要是沒錢,從我第一樓拿就是了。”

    韓藝呵呵道:“說得好像你管賬似得,還拿就是了。”

    沈笑道:“韓藝,你可莫要小瞧人,我好歹也是第一樓少東主,我要真的發起火來,老沈也只能乖乖拿錢。”

    韓藝哼道:“你得了吧,老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言不合就落淚,我也怕他在我面哭得跟個淚人似得,多讓人心疼呀。”說著他又朝著桑木道:“桑木,你把心放寬一些,我們這是投資,這錢會回來的。這樣吧,你去跟老沈談談,讓他把酒錢先結了。”

    桑木哭喪著臉道:“已經提前結了。”

    韓藝一愣,真是尷尬啊。

    沈笑立刻道:“那就再結一邊啊!”

    “怎么個再結法?”

    韓藝當即就樂了,又微一沉吟,道:“那就這樣,你去跟自由之美商量一下,咱們提前將錢給提出來,今年自由之美可是賺大發了,這筆錢應該不會少,足夠頂一段日子了。”

    桑木點點頭,道:“恩公,那我現在就去找徐九談談。”

    韓藝本想說這么趕啊,但轉念一想,這應該是桑木無聲的抗議,笑道:“你去吧!”

    桑木點點頭,轉身就走了。

    沈笑嘖了一聲道:“桑木變了。以前桑木挺大方的一個人,對于錢看得也不是很重,如今真是精打細算,鐵公雞一只,跟我家老沈是一個德行,你應該跟他講講富貴不能淫的道理。”

    韓藝瞧了他一眼,道:“你就別怪他了,他管著賬房挺不容易的,我鳳飛樓數百號員工每個月指著他發工錢過日子,他不精打細算能行么,你看頭發都白了不少,你們家老沈還不是一樣。其實咱們這種人天生不適合管賬,咱們就一花錢的主。”

    其實韓藝心里也明白,這的確有違行商之道,做買賣就是做買賣,不是做善事,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如今他全心全力對付士族階級,任何事都得靠邊站,但也說明他正面臨著內憂外患的困境。

    “你說得還挺道理的,以前大家都叫我敗家子。”

    “現在也是好不。”

    “現在不是有你擋在我前面么,我再敗家也沒有你厲害。”

    沈笑就一沒心沒肺的主,還嘿嘿直笑,又問道:“韓藝,你這大唐日報的威力,那些個老頭也都是見識過的,為何他們還敢跟你作對?”

    韓藝呵呵道:“這還不明白,他們以為大唐日報是借他們的名聲起來的,事實也是如此,現在他們肯定認為,這大唐日報離開他們的支持,肯定沒有人會看了,就算看了他們也不怕,他們可都是久負盛名的士大夫,滿腹經綸,而我不過就是一個讀了幾年書的田舍兒,換你你會把我放在眼里嗎?”

    沈笑道:“換我我會跟你一塊干,你這么狡猾的一個人,跟你作對能有什么好下場。”

    “你是不是在外面聽到什么風言風語,我可是出了名的老實。”

    韓藝當即反駁道。

    沈笑嘿嘿道:“那咱們就從騙王寶錢說起。”

    “你瘋了,外面不少人正在找我的茬子,這話讓他們聽去了,我真是雪上加霜。再說,咱們那是替天行道。”

    “對對對,替天行道。哈哈!”

    PS: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求推薦。。。。。。。(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