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第八百九十章 新的對立

小說:唐朝小閑人 作者:南希北慶 更新時間:2016-12-21 23:30:37 源網站:快眼看書
    鳳飛樓的大廳中,非常安靜,只有兩個人,一個坐著,一個站著,一個慢悠悠的品著香茗,一個面帶微笑的看著對方品著香茗。

    氣氛相當微妙。

    因為坐著的是韓藝,而站著的則是崔戢刃。

    “不知崔公子還記得兩三年前,我第一回上你們家么?”

    韓藝抿了一口香茗,將茶杯放下,緩緩說道。

    崔戢刃道:“當然記得。”

    “這時間真是一個好東西呀,因為它能改變許多許多的事和人。”韓藝稍稍感慨了一番,道:“我想崔公子當初也沒有想到會有今日吧。”

    崔戢刃微笑道:“如果想到了,就不會有今日了。”

    “你是阻擋不了今日的到來。”

    韓藝呵呵笑了起來,“而且你們崔家,我看也不過如此嗎,我這都還沒有發力了。”

    崔戢刃臉上始終帶著微笑,道:“如今你說這句話,我似乎還真沒有反駁的理由,畢竟成王敗寇。”

    “你這么誠實,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奚落你了。”

    韓藝呵呵一笑,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就言歸正傳吧。請問,你這是在求我嗎?”

    崔戢刃微笑道:“真不知你為何會這么認為?”

    韓藝道:“你想將你的文章刊登在我的大唐日報上面,除了你求我之外,我真想不到還有別的理由會讓我答應這么不可思議的要求?”

    崔戢刃笑道:“不過就是一篇文章而已,雖然我沒有印刷術,但我也可以在一日之內叫人抄上千份。”

    韓藝道:“那你為何不這么做?”

    崔戢刃道:“這是一封戰書,在大唐日報上刊登,不會讓人覺得我崔家是在背地里動手腳。”

    韓藝笑道:“可是我希望大家都認為你們崔家只會背地里動手腳,乃一群小人也,你知道的,這對我很有利,所以你這不是說服我的理由。”

    崔戢刃呵呵笑道:“理由我已經說了,我是要終止這毫無意義的紛爭,我相信你也是這么想的,甚至于陛下都可能是這么想的,你也別想唬我,我這可是在幫你。”

    “幫我?”韓藝呵呵笑道:“如此說來,那應該是我有求于你啊!是我上門找你才是。”

    崔戢刃道:“原本也應該是這樣的,但是有那么幾個人在從中阻擾,讓我不得不親自來你這里,如果你碰見了他們,請代我轉告他們一聲,我非常鄙視他們這種行為。”

    韓藝直視崔戢刃半響,笑道:“我答應你。但是你必須支付一百貫錢人工紙墨費用,根據我們大唐日報的運營規則來,如果是我去找你,那是我給你錢,但是你來找我,那就必須你給我錢,否則免談,你心里應該清楚,幫我的人很多,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

    “成交!”

    “希望你能成功。”

    “我的成功可不是來自你的希望。”

    “不一定哦!”

    韓藝得意笑了笑。

    崔戢刃望著韓藝,突然笑意一斂,“若無其它事,在下先告辭了。”

    “慢走!不送。”韓藝手往外面一伸。

    崔戢刃微微頷首,然后轉身出去了。

    他們走后不久,從后面突然走出三個人來,正是王玄道、鄭善行、盧師卦。

    韓藝瞧了他們一眼,笑道:“崔戢刃讓我告訴你們,他非常鄙視你們。”

    “我們聽見了。”

    盧師卦不禁瞪了韓藝一眼,道:“這上門是客,你都不請人坐下,未免也太小心眼了。”

    “我這是跟他學得,難道這不是崔家的禮法嗎?”韓藝一臉詫異道。

    王玄道淡淡道:“你真記仇。”

    韓藝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此乃禮數。”

    鄭善行坐了下來,呵呵道:“戢刃生來高傲,戳戳他的銳氣也好啊。”

    盧師卦、王玄道也相繼坐了下來。

    韓藝目光一掃,呵呵道:“差點忘記恭喜三位,終于獲得了家主的位子。”

    鄭善行笑道:“這不都是托你的福么,要不是你將我們四大家族逼入絕境,我們也沒有這臨危受命的機會。”

    盧師卦道:“由你開始,由我們來終結,你這算盤打的還真叫一個響啊!”

    韓藝笑道:“各有所需嗎。”

    王玄道突然道:“可是你為何不事先跟我們商量一下,倘若我們沒有想到這一點,你打算如何收場?”

    韓藝道:“如果你們沒有想到,那么一切將變得毫無意義,我也是見機行事,你們的沉默與失蹤,讓我知道你們已經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才會肆無忌憚的將你們的家族逼入絕境。”

    他算是看明白這幾個人了,他們不愿做的,你逼他們,他們也只會陽奉陰違,或者選擇躲避,只有讓他們自己站出來,他們才會負起責任,這種人是最不好忽悠的,韓藝也懶得去忽悠他們了。

    盧師卦道:“那如何將這一切變得有意義呢?”

    “競爭!”

    韓藝道:“讓寒門和士族的競爭從那虛無縹緲,不值一錢的面子和地位回到知識、道德、才干上面來。士族之所以腐朽不堪,主要就是沒有競爭對手,因此士族子弟才會不思進取,同樣的道理,如果寒門將腐爛的士族作為目標而言,同樣也會變得腐爛,因此是良性競爭,還是惡性競爭,最終還是取決于士族,我必須要讓士族置之死的而后生。”

    鄭善行點點頭道:“這讓我想起魏公的一番話來,‘人君當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儉,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長也。’。”

    盧師卦道:“還可以讓士族和庶族相互監督,利用對方來鞭策自己,這樣一來,大家才會奮發圖強,國家才會變得人才濟濟,雖有爭斗,但是這種爭斗只會讓國家變得更強。”

    韓藝點頭道:“盧公子所言不錯,因此我還打算將來與鄭公子合作,再發行一版以士族視角為主的報紙,這樣就公平,寒門弄虛作假,士族可以借用報紙攻擊寒門,反之亦然。如此一來,大家就必須得注重自己的品行和道德。”

    王玄道瞧了眼韓藝一眼,道:“你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韓藝苦笑道:“誰說不是了。”

    鄭善行嘆道:“但是士族不比寒門,士族內部本就有著非常多的矛盾,想要整合在一起,可也是非常困難的,我們幾個也只能代表我們各自的家族。”

    韓藝笑道:“那可不一定哦,我看崔戢刃肯定會借此機會讓自己成為士族子弟的扛把子,哦,也就是士族子弟的領頭人,而用不了多久,這些士族子弟將會國家的頂梁柱,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

    ......

    三日后,新得大唐日報終于出來了。

    現在長安城內的居民對于大唐日報已經陷入了癡迷的狀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渴望不得了,好像沒有這大唐日報,就不知道該怎么生活了。

    沒有令他們失望,這一期大唐日報是勁爆十足。

    一共四篇文章。

    第一篇,我們就在這里。作者,崔戢刃。

    狂傲的崔戢刃,文章也透著無盡傲氣,用詞也是非常犀利,而且簡單明了,就是我們士族的文化、底蘊、榮耀就在這里,不是你們一句話就可以抹去的,你們說我們沽名釣譽,那就來比一比,不要去扯那些有的沒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文攻武斗,任由你們挑選,你們寒門一天到晚就只會抱怨,從來不審視自己,你們寒門做過的壞事多得我都懶得說了,不服的話,咱們下一回科舉較量較量。

    第二篇,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作者,鄭善行。

    他還是比較內斂的,真的是謙謙君子,不太會諷刺別人,更多的是從自身出發,他的文章是鼓舞士族子弟,咱們要自強不息,爭吵是無法獲得任何東西的,尊重是在無聲無息中產生的,不是施舍來的,不是搶來的,也不是可以回收的,只要我們自身足夠強大了,什么都會回來的,讓我們再走一次祖宗走過的路吧。

    第三篇,謝謝!作者,盧師卦。

    他行事光明磊落,在他心里沒有什么不能說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有錯就該認,所以他的文章整篇都是在感激寒門的罵聲,你們的罵聲,喚醒了我們的尊嚴,你們的罵聲,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你們的罵聲,將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強大。用無數個謝謝,來激勵著士族子弟。

    第四篇,上天是公平的。作者,王玄道。

    寒門總是抱怨不公,但我認為上天卻是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人,我們士族子弟生來雖然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但這并非是上天偷偷賜予的,而是我們的祖宗留下來的,這是通過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努力,積累起來的,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你們寒門想要得到這一切,那也必須通過自身的努力,才有可能得到,沒有捷徑可走的。

    而現在士族遇到的困難,同樣也是公平的,士族子弟也沒有抱怨的資格,就是因為你們不思進取,吃老本,而祖宗留下來的一切,總有一天會用完的,我們生來就擁有榮華富貴,但不能保證我們死的時候這榮華富貴還陪伴在左右。而同時寒門中也有不少人飛黃騰達,韓藝就是典型的代表,他們也是通過自身的努力,才有今日的成就,從這一點來看,上天是絕對公平的。

    這四篇文章一出來,那是一片嘩然之聲。

    不對!不對!

    這畫風轉變的未免也太詭異了。

    怎么四大家族的文章跑到大唐日報上去了。

    韓藝是不是受到什么打壓,還是妥協,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寒門士子都看傻眼了,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大家是議論紛紛。

    而士族子弟卻受到極大的鼓舞,這四篇文章對于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圣經呀,多日的憋屈,終于得到了宣泄,這簡直就是他們心里想要說的,就跟他們寒門比上一比,告訴他們為什么你大爺是你大爺。當然也有些士族子弟感動的哭了,這大唐日報終于干了一件良心事。

    PS: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未完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唐朝小閑人,唐朝小閑人最新章節,唐朝小閑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