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 457:郎昊的白月光

小說:大佬退休之后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時間:2019-08-20 23:10:30 源網站:快眼看書
    “王爺口中的‘那人’是何方人物?”

    榮王短短一句話就勾起郎昊無盡好奇心。

    “那人”究竟是誰,居然能抵御閆火羅強攻朝夏的步伐,為新一代少年成長爭取寶貴時間?

    榮王雙手負在背后,那雙無神的灰色眸子眺向窗外修剪整齊的花卉草木上。

    只一低頭,濃密修長的睫毛煽動,在眼下灑下精巧的陰影。

    “此人身份暫時還是個秘密,待時機成熟自然會知曉?!?br />
    榮王又道:“本王與其有三分香火情,只要那人不主動公開,本王也不會去拆這臺子?!?br />
    不告訴郎昊并非不信任。

    郎昊心下詫然,下意識抬頭望了一眼面向他的榮王。

    卻見這名穿著霜色長衫的青年擺了擺手。

    淡淡道:“下去吧,多多看顧凌晁,辛苦你了?!?br />
    辛苦是不辛苦的,畢竟大多時間都是裴葉教(帶)凌(孩)晁(子)。

    倒是借著凌晁的關系跟裴葉那伙人混了個熟。

    郎昊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傳聞中人緣最差的學生裴葉,交友不多卻很精,也可以說很挑剔,沒有閃光點她不愛搭理。

    她還有意識幫凌晁跟自己的朋友圈對接,幫助其擴展在學員中的人脈,樹立積極正面形象。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凌晁跟幾個年少有名的年輕學子交談甚歡,其紈绔子弟的印象也淡出人們的腦海,郎昊真不相信如今這個熱情大方的紅衣少年是當初拎著鞭子跋扈囂張的紈绔。

    難道是棍棒底下出英才?

    郎昊不得不將凌晁的蛻變和進步歸功于裴葉的棍(躺)棒(贏)教育。

    而一入學就交友極多,與誰談話都能讓人如沐春風的“德純族姬”蕭妃兒則漸漸被孤立。

    說被孤立也不對,只是質量比較高的那撥學生慢慢疏離她,而現在還擁躉她、圍繞她、恭維她的學生,大多都有所圖。

    不是圖“德純族姬”的光環就是圖蕭妃兒待人的大方。

    裴葉總結這種行為叫做“當只舔狗,混點狗糧”。

    大家都是要恰飯的,舔狗也要營業啊。

    郎昊卻聽得險些繃不住高傲冷酷的表情。

    “裴先生,將人喻為狗……怕是不妥當?!?br />
    同一個書院的學生,日后抬頭不見低頭見,何必將人得罪死?

    拎著重物訓練體能的凌晁累得吭哧吭哧直喘氣,聽到這話默不作聲。

    蕭妃兒曾是他暗戀的女神,寄托著他對初戀的美好向往。

    哪怕蕭妃兒在千階石梯那一揮擊碎他臆想出來的女神形象,但脫粉的凌晁表示不會回踩。

    愛過,不悔!

    “有何不妥當?你不覺得非常生動形象?我覺得自己有寫征討檄文的天賦,保證三軍未動便將敵人罵個狗血噴頭?!?br />
    郎昊:“……”

    好吧,的確是很形象。

    但被譏諷的對象卻是蕭妃兒……

    蕭妃兒……

    郎昊淺色的眸子暗了暗,溢出一聲復雜的嘆息。

    她長得真的很像那人……

    特別是畫上精致妝容、一襲華裳的時候,那高高在上、目無下塵的姿態更是相似。

    不過——

    郎昊仔細回憶遙遠的記憶。

    他發現記憶中的女子與其說是目無下塵,倒不如說她本就站在云端,眼中并非無人,而是她眼中裝了太多人。

    多情亦是無情,沒有人能在她眼中獨占一席之地。

    蕭妃兒與她……

    終究是姿態相似,而非神態神似。

    說起神態,郎昊悄咪咪覺得裴葉更相似。

    “嘖嘖嘖,這還沒開春呢,少年已思春?”

    一只手冷不丁在他眼前晃了晃,喚回郎昊走丟的神。

    郎昊翻了個白眼,抬起竹簡將臉擋住。

    凌晁戲謔道:“欲蓋彌彰,你方才一直在瞧蕭妃兒?莫非是喜歡她?”

    周遭都是悅耳朗讀聲,郎昊也不怕自己被偷聽。

    “不,我是發現蕭妃兒跟裴先生,你不覺得她們長相有些相似?”

    凌晁右手抓著卷起的竹簡托著腮,仔細回想裴葉的臉。

    _(:з)∠)_

    完全沒想起來,他一想起“裴葉”二字,腦中便會浮現她的鞋和腳,踢人的痛深入骨髓。

    “她們……相似嗎?”

    郎昊道:“裴先生年歲還小,而蕭妃兒早已及笄,起初倒是不太像,現在越看越像?!?br />
    “興許是巧合,天底下相貌相似的人多了去了?!?br />
    他不回踩,但也不得不承認蕭妃兒本性缺陷挺大,跟裴葉沒得比。

    聰明人跟蕭妃兒相處多了,總能摸出點不對勁。

    “德純族姬”從不以真心與人相交。

    但不以真心換真心,聰明人待她也是表面功夫。

    而她自個兒似乎還沒發現不對勁。

    “你不知……我很小的時候,遇見過一個跟她們很相似的人,那人是我的恩人?!?br />
    凌晁剛打開竹簡就被上面的文字迷得困意翻涌,驟然聽到這話,八卦神經立馬上線。

    “什么相似?難道是裴先生的家人?”

    蕭妃兒是小官庶女,有父有母,而裴葉卻是無父無母的孤兒。

    郎昊口中那個女人興許跟裴先生有什么關系?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巧合,冥冥中總存在一定聯系。

    “應該不是,年紀對不上?!?br />
    那時的凌晁才虛歲三歲,他頑皮偷跑出府被拐子抓走,拐子還狠狠毆打哭鬧不停的他。

    他也不知道哪里來的狠勁,趁著拐子不注意跳出疾馳的馬車。

    拐子發現動靜罵罵咧咧要來抓他,他心下絕望之時卻聽到宛若天籟的聲音。

    珩鐺佩環,悅耳動聽。

    緊跟著是一雙刺繡精致的鞋面,還有一雙纖細帶著點兒冰冷的手將他抱起。

    “何人這般大膽,欺凌我府小郎君?”

    拐子欺軟怕硬,見來人是衣著華貴、頭戴厚重帷帽的女子,還有護衛跟著,便嚇得屁滾尿流逃了。

    “將那拐子抓了偷偷交出去……”女子叮囑身邊的人,又轉頭傾身看向郎昊,努力在冰冷的臉上擠出一抹笑意,“你是哪家府上的小郎君,派人將你送回去可好?”

    透過分離的帷帽黑紗,郎昊瞧見一張精致的臉。

    很美,卻又不同于時下流行的柔和美。

    那是種說不出的鋒銳英氣,但眉宇間的愁色卻將這份美沖淡不少。

    女子彎身將郎昊抱到溫暖的車廂,他這時才發現女子小腹凸起而圓潤,大概有七八月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大佬退休之后,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節,大佬退休之后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