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 075:殺了她,改運竊命

小說:大佬退休之后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時間:2019-02-17 12:01: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趴在窗戶上看戲的葉微用胖手擦了擦嘴角口水。

    不愧是娛樂圈的常青樹,拿下數個影帝的能人,演技好,顏值也好。

    葉微覺得自己以后出門吃鴨要提高一下審美標準了。

    “小潔,東西準備好了嗎?”

    少年白嘉對著女鬼秦潔釋放讓人無法抗拒的荷爾蒙攻勢。

    秦潔懷中抱著孩子,心里很擔心。

    她不愿意讓白嘉出村,之前那對自稱白嘉父母的人讓她心里很慌。

    白嘉長得這么好,家境也不錯,如果趁機跟著父母跑回家了,她跟孩子怎么辦呀。

    不過,秦潔的擔心還是在白嘉深吻中煙消云散。

    她羞紅著臉,抱著孩子跟白嘉坐著板車晃晃悠悠出村去附近鎮子趕集。

    他們買了不少東西,沿路也沒看到讓秦潔揪心的白嘉父母,提起的心慢慢落了地。

    “逛得累了,東西我來拿,孩子我背著,你先喝點兒水?!?br />
    白嘉買了一瓶礦泉水給她解渴。

    秦潔道,“買水干嘛,太貴了?!?br />
    白嘉執意道,“我買給你的,你要是不喝我就倒了?!?br />
    秦潔羞紅著臉,“喝喝喝,只要是你買給我的,哪怕是農藥我都喝?!?br />
    白嘉調侃她,“我給你買農藥干嘛,我疼你還來不及呢?!?br />
    這瓶礦泉水她喝了大半,很快便覺得頭昏腦漲,強烈的困意直襲她的大腦。

    裴葉略過了昏睡這段記憶,跳轉到清醒時候。

    秦潔是被娃娃的哭聲弄醒的,醒來后,她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塊很大很大的石床上。

    分明是盛夏天氣,她卻覺得寒意直透骨髓。

    她想起身抱著孩子哄哄,但卻恐懼地發現自己沒什么力氣,費了半天勁才勉強側個身。

    “嘉哥——”

    “嘉哥你在哪里?”

    糟了?

    難道他們是碰上拐子了?

    秦潔側身才發現自己被人脫了個干凈。

    光溜溜,一絲不掛,不知是誰用黑色腥臭的血在她身上畫了丑不拉幾的東西。

    不止是她,孩子也被脫干凈畫了詭異的黑血紋路。

    眾人看得專注,正毛骨悚然著呢,裴葉出聲道,“出于對隱私的尊重,我給秦潔女士打了馬賽克,但我想大家也看出來了,這副詭異的邪教場景——白嘉影帝就沒有解釋的意思嗎?”

    白嘉心里直打鼓。

    他根本沒有這段記憶!

    “我沒有做過這些,你一個勁兒向我要解釋干什么?”

    裴葉道,“那就請白嘉影帝繼續看下去,你自己究竟做了什么?!?br />
    話音剛落,眾人發現少年白嘉出現。

    不止他們發現了,處于驚恐絕望中的秦潔也發現了。

    她正欣喜地想要呼救,這時卻發現白嘉身邊還有兩道人影——

    那是白嘉的“父母”!

    更讓她忍不住顫栗的是——白嘉手中還拿著一把沾著干涸發黑血跡的柴刀。

    秦潔滿腹疑惑,白嘉的“母親”陰冷桀笑。

    “去吧!”

    少年白嘉站著沒動,他的臉不復先前的陽光清澈,反而寫滿讓厲鬼都不寒而栗的陰鷙。

    “你猶豫了?”

    少年白嘉喑啞著嗓子問,“殺了她,真能改運?”

    “白嘉母親”桀桀笑著,“她的運和命已經轉到你的身上,但她畢竟是十世善人的孩子。她不死,竊走的命和運還是會被她拿回去。只有你親手殺了她以及她的娃,你才能徹底放心?!?br />
    聽了這話,原先還有些動搖的少年白嘉下了決心。

    他不僅下了決心,他還做了一件格外陰狠的事情。

    “聽老人說,喉間生骨,死后就無法向閻王爺告狀了?真的嗎?”

    任憑秦潔如何求饒如何哭泣,她都無法阻止白嘉的舉動。

    他用雙手將她的口掰開,力道之大連青筋都爆出來了,再蠻橫塞入一根不知哪里來的骨頭。

    少年白嘉也在恐懼,舉著柴刀的雙手在顫抖。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的眼神和表情。

    瘋狂、狠戾、血腥。

    那模樣比眾人印象中的厲鬼更似厲鬼。

    第一刀就沖著秦潔的腦袋砍去。

    手起刀落,眾人甚至能聽到柴刀砍入骨頭中的嘎吱聲響。

    裴葉終止了記憶投影,女鬼秦潔也怕得抱頭,抑制不住地露出了死相。

    白嘉第一刀下去秦潔就死了,所以她的死相便是開了瓢的腦袋。

    眾人能看到頭骨包裹下的血肉,蛆蟲在蠕動爬行,鮮血掛滿了整張還算清秀的臉。

    秦潔發現自己死相暴露,慌忙用手遮擋臉和腦袋上的傷口。

    裴葉垂眸道,“白影帝,你還有什么想說的?”

    白嘉確信自己沒做過這些,但他又有些說不出的慌張和恐懼。

    那種感覺酷似他跟搭戲的女演員偷腥卻被老婆在床上逮了個正著。

    慌亂、心虛、懼怕……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奮斗這么多年的事業就全部毀了!

    不能!

    不可能!

    “這不是我!我沒做過這些事情!”

    裴葉嘆道,“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陰差大人就沒什么表示嗎?”

    一直處于圍觀模式的陰差懵了一下。

    “我表示什么?”

    “陰差大人,您的業務能力有待提高?!?br />
    裴葉開口便是嘲諷。

    幸好這陰差不是她的下屬,不然她就用拳頭教育對方了。

    業務能力這么糟糕也不知道好好提升,跑出來給酆都丟人現眼。

    “第一,眾人都知道白嘉父親早逝,母親又是那個德行,那么記憶投影中的‘父母’是誰?他們是什么來歷,為什么會這種轉運改命的邪術?他們的身份不是白嘉父母,那又是誰?”

    “第二,根據那個女性的說辭,秦潔是十世善人的孩子。如果這個說辭成立,你不覺得很不對勁?十世善人必然是大富大貴的命,善人的孩子自然也是非富即貴。既然少年時期的白嘉會被拐賣到村子里——如果這場拐賣是真的,而不是蓄謀已久的陰謀——那么,秦潔極有可能也是被拐賣的,只是她被拐賣的年紀太小,根本不記得這回事。不然如何解釋命格?”

    “第三,竊命改運并非容易的事情,這兩個人與白嘉是什么關系?為什么又要幫他?他們也不是**到處幫人不求回報吧?這件事情背后是不是存在著我們所不知的更大的陰謀交易?”

    裴葉說完主要三點,其他內容無關緊要,她就不浪費口水了。

    “總結以上三點,陰差大人該回酆都請個能管事的大官來輔助調查,你不夠資格?!?br />
    陰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大佬退休之后,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節,大佬退休之后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