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水小嬌娘 第十章 真情偽善

小說:御水小嬌娘 作者:輕若微塵 更新時間:2019-12-01 23:31:46 源網站:快眼看書
    我們聽聞巍山道人所言,那蛇女因近日受傷隱去洞口閉門不出,特別著急。

    “你們別急啊,宸公子,你們大哥走的這兩日,我也沒閑著,我在這附近的村民那里打聽到了。這靈璧山上的蛇女,名字叫做遙清,平日里一貫都是為病人以賜藥為由,引附近的鄉民百姓們入山求藥,從而吸人靈元,做為修煉之用。”

    “前日里,也許是她急需要靈元療傷,才會深夜冒險下山出洞來,欲擄走和你們大哥一起來的那個霽月姑娘。既然……她想要靈元,我看……不如……”他把眼睛看向我,上下打量。

    “你要干什么?”不等他話音落下,牛宸和阿歡同時邁步向前,擋在了我的前面,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她靈力應該是我們之間最弱的吧?也是最純凈的一個……”

    “不許你打我們靈兒姑娘的主意……”巍山道長還想繼續分析,阿歡立著眼睛瞪著他。

    “要是需要誘餌,我就可以。反正不能讓我們靈兒姑娘去涉險!”又不能和他正面起爭執,阿歡舍出了自己,說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牛宸拉了阿歡到他身后:“我去吧,道長。”

    “你?你是可以去,但你靈力充沛,中氣十足,不等靠近她洞府就會被她發現了!”巍山滴溜溜轉了幾下小眼睛。

    “要不……?”

    “請道長手下留情……”牛宸沖道長一抱拳。

    我還沒弄明白他們倆在打什么啞謎,巍山道人手里,已經多了一柄三菱紫光劍。

    手起劍出,牛宸的左肩上,立刻多了一道劍痕,鮮血淋漓。

    “你……你想干什么?宸哥哥!”我召喚出一葉碧靈劍,拉過牛宸,橫劍擋在他前面。

    “靈姑娘,稍安勿躁,聽貧道解釋。”

    原來,他是想由牛宸扮作重傷之人,讓我攙扶他入洞求治,待我二人進入蛇洞內后,趁她不備展開偷襲。

    “你自己怎么不去?”氣的我直咬牙。這個心狠手辣的,牛宸身上又多了一處傷。

    “丫頭,他舍不得你去以身犯險,也沒有別的法子啊?老道我,與她交過幾次手了,不便直接出面!”

    強詞奪理!

    “靈兒,謙牧無事!咱們暫且聽從道長的安排!”牛宸一手捂住傷口,一手壓住我持劍的手。

    隨后他和巍山商議,若我與牛宸進洞府內不能一擊成功斬殺蛇妖,就想辦法將其逼出洞外面來。

    屆時,阿歡與他在尾隨我們后面上山,埋伏在洞外附近,待她出洞后,幾個人再合力出手將其擒拿。

    臨行之時,巍山道長反復叮囑我們:“據說此蛇妖善于蠱惑人心,你們進去后,千萬不要與她多言,直接出招擊殺,以免受她言語蠱惑,而蒙蔽失了心智。二位一定要小心!”

    靈璧山上的蛇女遙清,就住在靈璧山中一條小溪的邊上,半山腰的一座石洞內。

    巍山怕打草驚蛇,與牛宸約定,半個時辰后他和阿歡再往山上走。

    我頭上系著一方絹帕,扮作了一個村姑的裝束,扶著被巍山道人刺了一劍的牛宸,順山澗走上了靈璧山。

    一路上,我不停埋怨著:“我看這個巍山道長好像不是什么好人,這下手也太重了吧?雖然做戲要全套,逼真點兒,可宸哥哥,你……他這一劍刺得也太深了,你這會兒受了這么重的傷,還還怎么去和那蛇女交手,這狠心的老道長,不是要我們去洞里送死去么?!”

    “靈兒,我無大礙,你不必擔心我,到時候,真要打起來,你只管照顧好自己便可,若我不敵,你一定要趕快撤出洞外,聽明白了么?”

    “放心,這次拖后腿的,怕會是你這病號了!”我回了他一句。

    雖然說,過了靈璧山就是茫茫大漠,但這關前第一山,卻是實至名歸。

    一路走上來發現,此山靈力豐沛,風水極佳,真是一處隱世修行的風水寶地。

    山中樹木豐茂,石崖陡峭,怪石嶙峋,一條溪水清澈見底,偶爾撞到幾塊巨石,濺起白色水花,似可愛孩童一般,掉了個頭又頑皮的流向山底。

    我倆拾階而上,轉過一塊巨大崖石,溪澗上方出現了一座長石橋,石橋上走過來一個老嫗,手中還攙扶著一個瘦骨嶙峋的青年男子,正從山上往下來。

    我心中有些納悶兒:既然巍山說,山中蛇女吸人靈元,而且此時她身受重傷,又急需增進修為療傷,怎么他們一老一少兩個人,還能夠完好無損的從山上走下來?

    正欲走過去相詢,老嫗卻先開了口:“你們也是上山求遙清娘娘賜藥的吧?遙清娘娘真是一個活菩薩,活菩薩啊。你們看我這小兒子上來時,咳嗽氣喘無力上山,靠我這老婆子拖著拉著爬了上來的,喝了一口娘娘賜的藥就不咳不喘了”。

    老嫗雙手合十,虔誠的說道,“娘娘說了,再服瓶中藥液兩日,多年的頑疾就能徹底痊愈了。這回,真不枉費我老太婆推著獨輪車,帶著兒子走了二日,來到這山里求藥啊。”

    老婆婆說完從身邊男子蜷著的右手里,拿過一個白色小瓷瓶,舉起手,搖晃著瓷瓶給我看。

    “這個……這么小的瓶子里?裝的那么一丁點兒的藥?就能管用?”我不大認可她的話。

    “管用,管用,剛剛在仙府里,我兒子只服了一滴,馬上就不咳不喘了。你們快些上去吧,我看這公子傷的可不輕啊!往上再走大約就那么二百米遠吧,就到了。遙清娘娘這幾日受了傷,去晚了,一會兒娘娘又該閉門修養了”。

    老人家說完,給我們讓開路,讓我帶著病號牛宸先行上山,她才扶著兒子朝山下邊走去。

    別過老人家,我與牛宸相視一望,這老人家所說的情況,與巍山道長所言大有異處。

    不知孰真孰假,耳聽為虛,還是自己進去看過后,再動手吧。

    又往山上走了大約二百米左右,半山腰有一處平緩之地,眼前看見關著的兩扇石門,并沒有施法隱藏。

    石門緊閉著,門前供奉著幾盤時令水果和糕點,還有其它的一些香燭供品。

    想必這里就那個蛇女遙清,借行醫、騙人靈元之所在了。

    扶著牛宸來到門前,我走上前去,輕輕拍打著石門,里面傳來弱弱的女子聲音:“我今日身體欠安,不見客,二位請回吧。”

    “仙姑,我與家兄遭歹人偷襲,因兄長身負重傷,幸好有山下的鄉親指點,才上得山來求助,望仙姑慈悲。”我怕她回避不開門,連忙說起一路想好的套話。

    清風拂過,石門自開。

    眼前只有一個清麗的女子,正端坐在三清圣人像下的蒲團上,閉目打坐。

    此女衣飾簡單素凈,頭上身上,也沒有任何飾物,頭束發冠,做道姑的打扮。

    見我二人進來,她收住功法,站起身問道:“不知傷在何處?”

    牛宸走上前去,松開捂住傷口的右手,露出左肩上的劍傷。

    遙清望向傷口,大吃了一驚:“你二人也是遇上了那個妖道?”

    牛宸的手已經緊握的寶劍,聽她這么說又松開一點,望著她的眼睛問:“哪個妖道?”

    遙清轉回身,去到三清祖師像下,取出了藥箱,一邊給牛宸處理傷口,一邊說道:“依我看仙友你這劍傷,好像是被三菱紫光劍所傷,必是那妖道也想吸食你們的元靈,才會偷襲你們兄妹二人。”

    巍山道人所使用的,正是一把紫色三菱劍!

    我連忙說:“請仙友仔細說說,怎知他是妖道?”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山中的小溪邊清修,從山下走上來一個道士打扮的人。

    雖然,他自稱自己是玄靈子仙尊高徒,上山想要與我論道,卻被我一眼識破,他原是三百年前太上真人座下一個守爐小童,只因其當時動了貪念,偷食仙丹被真人貶到了九嶷山重修道法。近幾年,屢犯門規,已經被玄靈子仙君逐出師門。他的道名叫做巍山。”

    “我們遇上的人是叫巍山。”我點頭應答,看見牛宸眼神制止我,就不再說下去。

    遙清沒理會,繼續說:“見我點破他身份之后,他亮出一柄三菱紫光劍,想要偷襲于我,意欲取我元丹,被我舌針所傷,遁去山下。”

    “哦?”原來是他斗不過遙清?

    我發出聲音后,怕牛宸說,又吐了吐舌頭憋住了。

    “半個月前,這個巍山妖道,也不知從何處又得來了一顆曜月離火珠。尾隨求藥百姓于石門外伏擊我。

    我乃一條修煉千年的靈蛇,雖不懼他三菱紫光劍,但天生性寒屬水,最怕烈火炙烤,這顆曜月離火珠是我的克星。

    而且他尾隨病人身后,未免傷及無辜,我又不能施以全力與他搏斗,被他離火珠炙傷,只好閉門療傷。”

    牛宸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和我的想法一樣。

    弄不好流離鳥洛離所說的那個,挖他一目的妖道和遙清口中的就是同一個人,他還利用離火珠放火燒草屋,要抓住霽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御水小嬌娘,御水小嬌娘最新章節,御水小嬌娘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