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水小嬌娘 十一銅鈴迷情

小說:御水小嬌娘 作者:輕若微塵 更新時間:2019-12-01 23:31:46 源網站:快眼看書
    聽遙清說,巍山道人還使用曜月離火珠燒傷了她,牛宸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和我的想法一樣。

    弄不好,流離鳥洛離口里所說的那個挖走了他一目的妖道,和遙清口中這個巍山就是同一個人!

    他還利用離火珠半夜里,放火燒了大哥他們寄身的草屋,要抓住霽月!

    見遙清的話還沒有說完,牛宸點頭示意,讓她繼續說。

    “誰知道,這個妖道賊心不死。三天前,他又伙同兩個修仙之人進山尋釁,因我閉門療傷隱去洞門,他三人未尋得我的洞府門悻悻而去。不想今日,他竟又在山下傷了仙友們。”

    她說完話,也幫牛宸處理完了傷口。

    我幫牛宸拉好衣服,這時候也注意到了,遙清的頸部和右手背、腕部竟真的皆有被離火珠燒傷的痕跡,與牛宸背脊上那幾日的傷一模一樣。

    遙清一番話說完,又施以靈力,由體內逼出幾滴墨綠色汁液,置于瓷瓶內,遞給牛宸。

    “這幾日,我靈力受阻,無法運功為你療傷。這里有些許藥汁,請仙友服用,雖不能立刻痊愈,也能幫你緩解一下傷勢。

    眼下我自己身上亦有傷,自顧不暇,還需運功療傷,不便留你們兩位。只是你們下山后,需多加小心。勿必要防止那妖道再次偷襲。”

    事有蹊蹺,牛宸用眼神示意我,先行退出山洞后再做打算。

    拜別遙清出了石門,往山下走了不足五十米,巍山道長與阿歡從樹后閃出:“你們沒有下手?”巍山急切問道。

    我抽出一葉碧靈劍橫在他脖頸上,“我問你,你手里有沒有曜月離火珠?為什么騙我們替你捉那個蛇女?阿歡說過,大哥明明設下結界,霽月為什么受傷?結界里面的草屋,是不是你用曜月離火珠所燒?”

    瞧我這小暴脾氣兒,哪能如同牛宸那般冷靜,帶著所有問題,我噼里啪啦一股腦兒的責問起巍山道人。

    巍山道人冷哼一聲,伸出兩根手指,夾著我的劍刃輕輕推開,“小丫頭,我看你是受了那妖女的迷惑了。我身上要是有離火珠,還用你等進洞相誘么?憑我一人就收了那蛇妖了。”

    “靈兒、阿歡,我們下山。”

    牛宸簡單說了一句,帶著我和阿歡匆匆向山下走去。

    從靈璧山上走下來,我們一行人誰都沒有說話,幾個人各懷著心事。

    匆匆下了靈璧山,回到山腳被燒了一半的草屋之中。

    不論是在上山的老嫗口里,還是蛇女遙清自己的行為和言語中,不難看出,她有一顆醫者的仁心。

    諸多的疑點,提醒著我們,這次我們可能真是受了道士巍山的蒙騙,險些為虎作倀,替他去捉蛇女,也許還誤會了遙清。

    牛宸決定,暫時離開去靈璧山,去附近的集鎮上打探一下,蛇女遙清其人,到底是行善的醫者,還是作惡的妖人。

    巍山道人和她所說的話,到底孰真孰假。

    因為對巍山道人的品行起了疑心,我們已經不敢再留下阿歡,讓他一個人在草屋這兒與巍山獨處。

    次日一早,三個人一同出了草屋,去往靈璧鎮上,打探消息。

    靈璧鎮坐落在靈璧山的東南面不遠處。

    邊陲小鎮,雖然算不得特別繁華,但還好,酒肆、商埠、茶坊等等一應俱全。

    雖在靈璧山得了遙清的醫藥,牛宸也不敢貿然服用。

    下山的時候,我讓他再服一顆師叔祖給我的靈丹,他說“不必浪費!”就給我推開了。

    此刻正好行至一間藥鋪前,剛好進去打聽一下,買點傷藥或者此地哪里有醫館。

    “店家,你這可有治傷良藥?”阿歡徑直走到掌柜的前邊問道。

    “治傷草藥倒是有,要是傷的重還得去醫館瞧瞧。”

    正在算賬的老掌柜抬起頭,看向阿歡,又看了看阿歡身后。

    一見牛宸滲血的肩頭,連忙說:“哎呀!這位公子傷的可不輕啊!光涂抹點兒草藥也不行啊!街口老徐家醫館怕也是無能為力,我與你指一地方吧。”

    老掌柜走出店外,沖著西北方指向靈璧山的那邊。

    “幾位是外地人吧?看見沒,那邊的靈璧山中,有一位遙清仙女娘娘,在我們這方圓幾十里,看不好的病痛都去那里,求她救治,遙清娘娘妙手仁心,幾乎沒有治不好的病痛。”

    出了這間藥鋪,沿路詢問了幾個鄉民和店鋪掌柜的,都說要想治傷看病,附近最好的大夫,就屬靈璧山上的遙清女菩薩了。

    已到了晌午,我們三個人隨便尋了一家飯館坐下。

    一邊喝茶一邊分析:霽月為何中的是冰系之毒,既然不是遙清所為,又是誰下的手?

    若真如那個蛇女遙清所說的那般,巍山道士手里有一枚曜月離火珠,那我和牛宸在流波湖邊遇到的流離鳥洛離的曜月離火珠,就一定是被那巍山道士所奪,我們又該如何誘使那巍山道人,即能露出曜月火離珠,又免遭其毒手呢?

    我們三個正在議論著,沒討論出個眉目之時,小店門口走進來一個身著黃衣的女子,看見了我們幾人,直接笑著朝牛宸走了過來。

    “謙牧公子,別來無恙啊!”。

    她面容生得還算清秀,只是略有一絲妖媚,不似正經世家女子的裝扮,臉上涂脂抹粉,濃妝艷抹,甚是妖嬈。

    頭上卻又不做女子的發髻打扮,只做男子束發之狀。簡單的一挽,上面別了一枚羊脂玉簪。

    阿歡輕輕拉了拉我的衣襟,小聲說:“靈兒姑娘,看見她頭上別的那枚玉簪子了么?喏,那就是當年,咱們這位宸公子送給子文二公子,二公子沒要的那枚。”

    我以前也聽阿歡提起過,不過以為是阿歡捕風捉影搬弄是非罷了。原來還真是有實物為證啊!?

    “怎么,還真有這么個東西?這么個人兒啊?怎么回事?我聽你說過,都忘記了。”

    阿歡湊過來,附在我耳邊小聲說“那時候,我們幾個不是經常下山么?二公子還不像現在,和寧一小師叔天天在一起呢。”

    “哦,好像是。那時候……”

    “ 嗯,那時候姑娘你知道的……有一次,大家一起鏟除了,一個變種的黑熊怪,非常高興,就在附近的集鎮上玩了一日,這個女人……”阿歡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已經坐在牛宸身邊的女子。

    “她也是被那只黑熊怪擄去的,宸公子當時發現了她,也給帶了出來,她一直跟著我們幾個身后,吵著也要一起除妖祟呢!當時宸公子看中了這支玉簪子,買了送給咱們家二公子,二公子不喜歡,覺得這個俗氣,拿了寧一小師叔為他選的有點兒秀氣的碧玉發簪。咱們這位宸公子阿,一回身兒,就把這枚簪子,贈給了這個小妖兒。”

    原來她和牛宸是舊相識,還是當年懵懂時的二哥哥的“情敵”。

    不管怎么樣,出于禮貌,我還是連忙喚小二添了雙碗筷。

    這妖嬈女子名叫黃禧媚,人如其名,諂媚善言。

    她一坐下,就把臉轉向牛宸,雙肘拄在桌沿兒邊,玉手托著香腮,說她香腮一點兒不為過,自她坐下,餐桌上就飄滿濃濃的香味兒,掩蓋住了原來的茶香。

    她一直癡癡的看著牛宸的臉,細細的打量著。

    就好像我和阿歡兩個人透明的一般,一個招呼沒有,一點兒也沒放在眼里。

    癡癡的看了一會兒,黃禧媚輕啟朱唇,露出一排整潔的牙齒:“謙牧公子,你可還記得奴家啊?奴家可是日日思慕公子,一日都不曾忘懷公子。公子當年所贈發簪也不曾摘下過呢。”

    黃禧媚玉指輕挑發髻,上身貼近牛宸,眼波流轉媚笑著說道。

    這般投懷送抱,言語輕佻,是我這種,出身名門世家,從未涉世的小女孩兒,以前從不曾見到過的,不屑看她賣弄風騷,我轉過身子,別過頭去看別處。

    牛宸站起身,挪了挪身下坐著的椅子,更加向阿歡這一側靠近了一點。

    黃禧媚又追著他向前也湊了一下,嬌聲嬌氣的說道:“謙牧公子,奴家尋了你好幾年,今日終于可算是尋到你了。”

    “尋我何事?”牛宸放下筷箸,撇了她一眼,又低下頭看著茶杯,問道。

    “當然有事了,謙牧公子,想當年,若不是公子你施以援手,哪有奴家今日?我早想好了,再見到公子,一定不與公子分開,就是為奴為婢,也要報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不必,當日并非刻意救你,機緣巧合罷了。”牛宸說道。

    “所以我才說,奴家與公子真是緣分匪淺啊!當時相救是機緣,今日重逢可就是情緣。”黃禧媚湊上去又嗲聲嗲氣的說道。

    我實在坐不下去了,這就快直接把自己貼到牛宸身上了。

    站起身我欲離去。

    “靈兒,你不要誤會……不是這樣的……她……她只是一廂情愿……”看見我起身,牛宸忙伸手拉住我說。

    黃禧媚見牛宸起身攔我,也連忙站起身來拽住牛宸的另一只手:“謙牧公子請留步,看來,奴家如今是沒這個沒這個福分,隨侍公子身側了,可公子的救命恩情,奴家也不能不報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御水小嬌娘,御水小嬌娘最新章節,御水小嬌娘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