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水小嬌娘 第十五章怪癖美男

小說:御水小嬌娘 作者:輕若微塵 更新時間:2019-12-05 06:24:48 源網站:快眼看書
    牛宸和我說了一些關于他家鄉的痛苦的記憶,過了許久之后,他才能平復心緒。

    心情平復之后,他才深深地長嘆了一聲,對我說:“靈兒,我無事,這些都是我遲早要面對的,無論我怎樣逃避,終究還得去面對。這些年,師祖和姑姑都在四處打探,始終未尋著當年使用破冰劍的那個人,現在是時候,也該由我擔起這份重責了,只是以后,怕是會讓你跟著我一起受苦了,每思及至此,我心里很是不安。”

    我忙說:“沒事的,宸哥哥,只要能陪在你身邊,不管去到哪兒,我都不會覺得苦的。”

    他又低頭深情的看著我的眼睛,柔聲說道:“靈兒,從明日起,我就要閉關了,你也要好好練功,不許下山亂跑,免得我擔心.”

    “好的,宸哥哥。不過,你好墨跡啊。我保證,就算我下山去了,也不招惹桃花就是了。”心里倒是美滋滋的,他這是很在意我啊!

    自從牛宸閉關以后,我又恢復了從前的平淡生活。

    只是,自從叔祖爺爺得知我已經修得了水系術法,很開心,歡喜的,每日必要檢查我的術法,而且還不斷地引導調教我,希望我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在師叔祖孜孜不倦的督導之下,我逐漸懂得了如何收放自如的,使用御水之法。

    也逐漸領悟出屬于自己的御水三訣。

    一曰:柔,集靈力,聚于掌中,結乾坤之氣,以柔弱為品,放松心態,不與萬物相爭相衡。就能夠收放自如,釋放出因勢利導的清露,可生出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二曰:凈,靈力儲于丹腹,凝自身九轉丹露之力,靈力于十指之間御水迸發出去,可洗滌污穢雜念,凈化受者靈元,使其摒除惡念,化解戾氣;

    三曰:容,剛柔可并濟,心寬集百川。收天地空間,自然之物中各種水汽,廣納博引,擴容儲積。輔以靈力加持,小則可滴水石穿,大則亦可排山倒海。

    水潤萬物,可大可小。水襲萬物,也可強可弱。

    可化人貪癡、怨懟、執念,也可作為攻擊性武器,潰千里之堤,如猛獸出籠,毀人家園,亦奪人性命于瞬息之間。

    不過,師叔祖見我悟性頗高,又一直擔心我召喚出來的水過于兇猛,難以掌控。

    總在我耳邊叨咕著:“女孩兒子家,自古以來,無論仙胎還是凡體,都是以品性純真善良,行為端莊穩重,最是重要。我督促你勤加修煉,是為了讓你自救自保,教化邪祟,可不是讓你日后去大殺四方的。整日里練那些大規模殺傷性攻擊做什么,以后不許你再去修煉那些個狂波洶涌之氣。”

    見師叔祖不悅,我也就只好著重于修煉一些潤萬物,化戾氣的法術了。

    師祖爺爺在帶著牛宸一起閉關時,也曾經叮囑過我:如今雖得御水之術,但一定要記住,水雖能滋潤大地,清潔萬物,但并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千萬要學會根據自身靈力,開源節流,方能功有所成,靈力逐漸增強。

    一晃間,月余時間已經過去了,我的術法修練的也已經日漸熟練,身上所受的巍山道人的劍傷,已然全部完全康復了。

    牛宸一直在和師祖爺爺一起閉關修煉,也不知何時能夠出關。

    二哥哥雖然和寧一小師叔回來過一次,但停留幾日后,他們又下山逍遙去了。

    山中只有我一個晚輩,除了陪著師叔祖每日弈弈棋,終日里都是無所事事的。

    我的那兩個童年伙伴,阿歡雖然還是沒有一點點消息,但霽月可還是有處去尋的。

    在我軟磨硬泡下,終于師叔祖應允了我,翌日即可下山,去醫仙谷中找霽月會合,然后我們倆再一起去尋找,已經失蹤了多日的阿歡。

    經過師叔祖的允許,我下了羅霄山一路往西行走,沿著大哥他們去往西木葉的路線,找尋阿歡的蹤跡。

    沿途尋訪了數日,皆不曾有關于阿歡的半點消息。

    也沒在修士和百姓那里打聽到,最近哪里有過什么人,被一個入魔的人所傷過,阿歡就好像憑空消失了蹤影一樣。

    這一日,我又來到了靈璧山下,還在山下遇著了幾個鄉親,竟都是往山上求藥的。

    上得山來,見遙清正照例在溪澗邊閉目吐納修習術法。她被巍山用離火珠燒灼的傷,應該是已經痊愈了。

    “患了什么病,請先行去山洞邊,等我一刻。”遙清以為是上山求醫的百姓,收功招呼我。

    我微笑著走過去:“遙清姐姐,是我,我是那天和宸公子來治傷的靈兒。”

    “靈兒姑娘,我聽山下的同修們說了,原來你們是羅霄山的仙長門下啊?失敬了!”醫女遙清連忙起身迎過來。

    我拉著她的手:“原是我們失察了,差點誤會姐姐,今日特意上山來拜會姐姐,以解除誤會。”

    “不礙事,好在仙長已經除去了那個妖道,大家都沒有遭到毒手,這樣就很好。”

    “嗯,都沒事,不過……”我想起還有一個失蹤的阿歡。

    “還有一個人,那日失蹤了,不知遙清姐姐可否聽人說起過,他是自小在我家長大的,和我就像親兄妹一樣……”

    遙清聽完一愣“還有人失蹤?這倒沒有聽人提起啊?這一個多月,過往人們只說你們除掉了那個妖道之后就回山了,那……以后,我再幫你留意一下吧。”

    “謝謝遙清姐姐,既然你這沒有阿歡的消息,我便不打擾姐姐修仙了”

    在 她這里,也沒有打聽到,有關于阿歡的半點消息,我甚是失望。

    既然誤會已經澄清,也沒有必要繼續在靈璧山上久留。

    于是我拜別了遙清,往霽月寄身的醫仙谷而去。

    下山時,經過久居此地的遙清的指點,我很快就找到了隱遁于靈璧山北面的醫仙谷。

    在谷口遞過拜帖,被谷中小童帶進谷內。

    這醫仙谷里四季長春,花開不敗,到處都栽培著從各地移植來的珍奇草藥,霽月住在此間倒是最合適不過了。

    還沒見著霽月,過了水榭回廊前面一轉,竟遇著一個標致少年郎,他與我和霽月的年紀有些相仿。

    水榭之中,擺著一張精雕細琢的漢白玉八仙桌,桌子上面,擺著一套琉璃玉茶盞,一個白衣少年正坐在水榭內品茶。

    他烏黑的頭發過肩垂下,皮膚白皙,如凝脂一般,雙瞳漆黑,似一池碧水般深邃,唇如蔻瓣紅蓮一般,皓齒明眸,一襲白袍纖塵不染。

    在我認識的人里,除了牛宸,身著這一襲白衣的也就他最具仙氣了,不過男孩子描眉化妝,卻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了。

    小童引領我走過了玄關,見到水榭中這個少年,就施禮告退了。

    我正欲走進水榭內向他詢問霽月的住處,這少年竟收了折扇,用扇柄沖我一指:“呦,這是哪家的姑娘,生得如此美貌?”嘴角輕啟,向上吹起頭上垂下的一縷青絲。

    “小美人兒,是不是你也是仰慕你家少爺我的風雅神韻,特地入我谷中,求我一畫的啊?”

    說完話,扇柄敲著另一只手,用挑逗的眼神看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

    走進這間水榭附近,我總感覺到里面香氣撲鼻,原來這股奇香異味兒,也是從這個登徒浪子身上散發出來的,不由得對他生出一種厭惡的感覺。

    既然他言語輕佻,我也不必客氣。

    “呵呵,小女子我,生來雖也算不得像貌丑陋,但和公子您這般涂脂抹粉、濃妝艷抹的比起來,還真是相形見絀,遜色了不少呢!”

    見我對他的相貌不但不感冒,還拿話揶揄他,他著急分辨:“你,你才濃妝艷抹呢!我堂堂男子漢,什么時候化過妝,人家這叫,這叫……”

    “這叫什么?遮丑,扮靚?嘖嘖嘖,這叫不知羞!”我指著他羞紅的臉頰繼續捉弄。

    “我……我不用遮羞,我這叫天生麗質……!呸呸呸,口誤,弄錯了,天生麗質是說你們女孩子的,我都被你氣糊涂了,我這……我生來就是這樣的!”

    急于自證清白,他端起桌子上的茶盅,潑了自己一臉,用袖子胡亂抹了一把:“不信,你自己看。”

    “好了,只要你不胡說八道就好,也不用潑茶凈面啊!”笑了一會兒,我給他個臺階下。

    也不知道他是陸伯伯的什么人,正好打聽一下霽月在哪。

    停下嬉笑,微微失禮問道:“敢問公子,你是妙手醫仙陸隱陸老前輩的……?”

    他又恢復了自信,昂著頭,扇柄一戳自己胸口:“我嘛,路--”又停住了。

    這怪人,原來是陸公子。

    沒下山就聽師叔祖爺爺說過,醫仙陸隱雖然正直良善,樂于助人,但他的公子卻生有怪癖,這位才第一次見面,就一會兒嬉笑怒罵,一會兒又惜字如金的,也是真夠怪誕的了。

    “漫漫兮~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書呆子,這口氣喘得,也太大了吧?

    “你家少爺我,陸玠,陸修遠是也。陸隱正是家父。在下不才,我剛剛好是這醫仙谷的少谷主。”

    陸修遠介紹完自己,也不問我是何人,指著水榭回廊示意,想讓我站過去。

    “怕了吧,來,來,來,你到那邊站好。這回,可以讓本公子我為你畫一幅回廊美人圖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御水小嬌娘,御水小嬌娘最新章節,御水小嬌娘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双色球预测号码